【花间事24H/4H】《桃花》

   大孙生日快乐!

【23】

 

孙哲平看着哭红眼睛的张佳乐,伸出手点点他的脑袋说:“乐乐我带你去看桃花好吗?”

 

张佳乐看向他问:“桃花好看吗?”

 

“桃花很美,现在是春天,这时候一定是漫山遍野的桃花。”

 

“那行,你带我去不准骗我。”

 

“我何时骗过你。”牵着他的手孙哲平笑道。

 

张佳乐回头看着百花谷的入口处,那是一片被瘴气围绕的地方,也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外面的世界或许会很热闹,但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定是百花谷,里面有他的师父、他的师叔、还有…张佳乐瞧了眼孙哲平,还有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张佳乐与孙哲平并肩走着,他问:“大孙我们去哪看桃花呢?”

 

“去江南吧,此刻江南正是好风景。”

 

“江南…”张佳乐想起从前自己在书上看到了,说江南是个秀美的地方。

 

诗里写的,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张佳乐偷偷瞧了眼了身边孙哲平高大的身影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若是大孙能一直陪着自己就好了…一直一直…

 

两人来到一处驿站,租了两匹马赶路。

 

张佳乐第一次骑马不会骑,有些害羞的红了脸问:“大孙马怎么骑。”

 

孙哲平一把跨上马背把手伸向张佳乐说:“乐乐坐到我身前来,我先教你怎么骑马。”

 

张佳乐红着脸爬上马背,马儿走的有点颠簸但身后靠着孙哲平温暖的胸膛心情也忍不住愉悦起来。

 

孙哲平一手牵着马绳一手搂着张佳乐的腰说:“乐乐坐稳了。”

 

“啊…跑起来了…”第一次骑马的张佳乐表现得过于激动,惹来孙哲平开怀大笑。

 

两人一路向南追随桃花盛开的脚步,终于来到了江南。

 

孙哲平在离开桃花谷后便带上了一个面具,说是自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万一碰到仇人怕不好给张佳乐一个交代,虽然他的这个理由很牵强,但张佳乐还是信了。

 

这一日两人路过临安,来到金山寺脚下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不适。好像有一道金光罩着他,令他步伐沉重。

 

“好疼大孙,有一道金光一直罩着我,疼…”张佳乐被汗水浸透衣衫,整个人脸色苍白了许多。

 

孙哲平看着笼罩在张佳乐身上的佛光,他伸出手扶起张佳乐说:“好点没乐乐。”

 

“舒服多了,大孙你说这寺庙是不是跟我过不去,怎么我每去一个道观寺庙就难受死了。”

 

“你只是还没闻惯这些香火味而已,你带上这个就没事了。”从怀里拿出一枚通体黝黑的雕龙玉佩,孙哲平给张佳乐带上。

 

“这是什么神物,好舒服。”

 

“你带着就能自由的在人间行走了。”

 

“真的…那我们去看桃花吧…”张佳乐心心念念的还是那片桃花。

 

“好。”孙哲平微微一笑道。

 

 

【24】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四月是人间桃花盛开的时节,也是清明时节雨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百姓们出门踏青祭祀先人的时节。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离开桃花谷后来到了白墙灰瓦烟雨朦胧的江南,那河里的鲑鱼在桃花瓣的喂养下肥美多汁,若是打捞上来一条清蒸再配以一壶烫好的桃花酒,着实是人间一桩美事。

 

扁舟、蓑衣、垂钓、湖心,在寒山寺的钟声中,张佳乐看着吹动的鱼竿叫道:“大孙,鱼上钩了。”

 

船坞的帘子掀开,一身玄衣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孙哲平走来,看着张佳乐激动的表情说着:“钓上来什么鱼?”

 

“月肚白。”

 

“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月肚白,乐乐你可真行。”

 

“我们把它煮了吧。”

 

孙哲平把鱼钩拆开说着:“乐乐你知道月肚白这种鱼的来历吗?”

 

“不知。”

 

“这种鱼是活在地狱的忘川水中,他们本是枉死城中逃出的恶鬼,因为离不开地狱所以他们沉溺在忘川河中,它们以路过的魂魄为生,饮鲜血吃腐肉,百年才长一寸,位列地府108种恶鬼中的第73。”

 

【25】

 

“既然是生活在忘川河里,又怎么能饮鲜血吃腐肉还能来到人间,你框我呢大孙?”张佳乐不解。

 

“因为...因为月肚白擅长蛊惑,喜欢勾引路过的行人,然后把人拖下水吃了...”孙哲平突然大叫吓得张佳乐尖叫起来。

 

“不对啊大孙,既然这月肚白是从地府逃出来的,也算是恶鬼的一种,那它刚才为什么不吃我。”

 

“因为这里有令他们更害怕的东西。”

 

“什么?”张佳乐不解。

 

看着张佳乐俊秀的小脸,孙哲平摸摸他的头说:“乐乐你不是喜欢吃人间的美食吗?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走。”一提到吃的张佳乐就来了兴趣。

 

来到大街上,百姓纷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张佳乐有些不习惯这些目光,便拉扯着孙哲平的衣袖说:“大孙他们怎么都这样看着我们。”

 

“因为我家乐乐长得好看。”

 

“大孙你来人间之后骚话很多啊,人间都是这样说话的。”

 

牵着张佳乐的手孙哲平说着:“到了,我们进去吃饭吧。”

 

【26】

 

春风楼,苏州城最负盛名的酒楼之一。

 

醉仙酒,传闻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在喝了一壶醉仙酒后便扬言,若能畅饮此酒不成仙也美哉。从此春风楼的醉仙酒成了神仙喝了都不愿为仙的美酒,连瑶池的玉液琼浆都无法相比。

 

张佳乐在饮下一杯醉仙酒后感叹:“实在是好酒,入口醇香绵柔,难怪吕洞宾喝了之后也不想成仙。”

 

孙哲平也饮下一杯说:“不然怎么说是醉仙酒呢。”

 

“只是这酒好熟悉啊,我好像以前喝过一样。可我明明没有离开过百花谷,为什么会觉得这酒熟悉呢,还有刚才那月肚白,我好像也吃过一样,为什么啊大孙?难不成我以前来过人间?”

 

这时候酒楼大厅的说书先生传来激昂的声音:“上回书说到,仙界的广德仙君被斩于诛仙台,他死后落入地府的枉死城。枉死城中都是枉死的冤魂,怨气极大,地藏王菩萨所言,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他所度的地狱就是指枉死城。那广德仙君落到枉死城后,被其他冤魂蚕食导致魂魄不全,后来不知用了什么逆天之术竟从枉死城中逃了出来,广德仙君本是仙躯,最后竟成恶鬼。”

 

听书的百姓听到说书人的话立即问:“既然那位广德仙君死后去了枉死城,说明他是有莫大的冤情,酆都北阴大帝跟地藏王菩萨不可能不知道,他能逃出枉死城这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的冤情解决了,广德仙君没有了怨气和执念转世轮回去了。”

 

那说书的人却笑言:“广德仙君有冤情酆都北阴大帝定然是知道的,只是估计酆都大帝没空理会吧,听闻地府的帝后消失了三千年,我想酆都北阴大帝最近应该在找他夫人。”

 

张佳乐也听到了楼下的说书声,他哈哈大笑道:“什么广德仙君、什么酆都北阴大帝,都是胡扯的吧,再说了哪有神仙被斩诛仙台还能活下来去轮回的,只怕他还没有到枉死城魂魄早就散了。”

 

 

【27】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问:“乐乐如果是你有冤情,你会怎么办?”

 

喝下一口醉仙酒张佳乐觉得脑子很疼,他捂着脑袋说着:“我的头好疼啊…”清脆的铃铛声回荡在酒楼内,不知为何整个酒楼便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作为一方鬼王的于锋在听到酆都大帝召唤的声音后立即赶来,只是来到春风楼的时候只看到一位白衣的青年捂着脑袋,而他手腕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正是那个声音让身为鬼王的于锋误以为是酆都大帝的召唤。

 

另一位看不清真身的男子带着面具,于锋想要上前却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威压给斥退,于锋看了孙哲平一眼立即揖礼带着众小鬼离开。

 

鬼王离开后酒楼又恢复到明媚的样子,而张佳乐在疼痛中晕了过去。

 

客房内孙哲平看着魂魄越来越轻的张佳乐忍不住蹙眉,来到人间后乐乐就会越感觉自己跟别人的不同,现在还能瞒着,过些日子只怕是瞒不住了。

 

这时候一阵微风吹来,窗户边上坐着一位青衣青年,青年手里拿着一把玉笛看向孙哲平说:“你怎么带着一个魂魄到人间来,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青龙你不在渭河待着跑到苏州来做甚。”

 

青年跳下窗户说:“无聊呗。”

 

“白虎真君不在你寂寞了?”

 

“你才寂寞,你这个万年老光棍。”

 

“你刚才不是在楼下说书说得挺热闹的,现在跑上来干什么?”

 

叶修镇守天地四方之一的圣兽青龙,除了本职工作以外最喜欢的就化作人间的说书先生,到处说一些奇异怪事,这不刚才就在楼下说起了酆都大帝跟含冤的广德仙君的故事,这俩人是一个赛一个的惨。

 

叶修瞧着张佳乐的模样说着:“他的魂魄不完整,你是从哪里捡到他的。”

 

“百花谷。”

 

叶修晃了晃玉笛问:“百花谷是什么地方?”

 

“与世隔绝却又饱含怨气的地方。”

 

“难怪他当初离开枉死城后能活下来,原来是遇到自己的机缘了。”

 

【28】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说:“我正在想办法救他。”

 

叶修说着:“你怎么救?当初他可是被斩于诛仙台。”

 

“我一定要救他。”

 

“你救他,你不找你的小妻子了。”

 

“这是我欠他的,欠人因果总是要还的。”

 

“你想为他重塑肉身还是想滋养他残缺的魂魄,这不管是哪一样都是逆天之术。”

 

“逆天而为又如何。”

 

 

叶修看着准备醒来的张佳乐说着:“最近人间大乱妖魔鬼怪横行,你带着一个魂魄游走在人间可要小心。”

 

“无妨我应付得过来。”

 

这时候张佳乐转辗醒来,他看着床边的孙哲平问:“大孙我怎么了,我感觉好热。”

 

“你喝醉了。”

 

“是嘛,我感觉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好多鬼在追我。”

 

“只是梦而已别怕我在呢。”

 

这时候张佳乐看这叶修问:“这位是?”

 

叶修一笑道:“我是叶修,孙哲平的好友。”

 

“好友,大孙你不是说你不记得很多事情了吗?怎么还有好友。”

 

“偶遇到的。”扶起人孙哲平说着。

 

这时候张佳乐问:“叶修你去过孙哲平的故乡吗?哪里可有桃花。”

 

想到那暗无天日地方叶修说着:“没有桃花,不过哪里有比桃花更美的风景。”

 

“大孙我想去你的故乡看看。”

 

“好我带你去。”

 

“我头好疼啊…”扶着额头张佳乐又感觉很累很累了,好像他出了百花谷来到人间后就一直觉得很累很累。

 

看着晕倒在自己怀里的人,孙哲平说着:“叶修你为什么骗他,我的故乡根本没有什么风景。”

 

“老孙啊,最美的风景不是在你的怀里吗?”叶修说完消失在了房间内。

 

孙哲平猛然的看着张佳乐,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脸庞,突然泪湿眼眶。

 

我以为你不是他,我以为你只是他的影子,当年我爱的究竟是影子还是主子。


评论(3)
热度(1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