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60日】《wake in Dublin》END

嘿嘿,跪求红心小蓝手!


夏天,晴。

 

蓝天白云之下,陌生的城市街头传来街头艺人演唱的声音,在慵懒而闲散的城市街头上行走,一位青年走进了都柏林的一家咖啡馆。青年背着一个双肩包,一身休闲的装扮,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一双诱人桃花眼,他笑起来的时候眉目弯弯颇有一丝日系干净少年的美感,青年的皮肤有些苍白,似乎是因为很少见阳光的缘故。

 

叮铃的声音响起,青年来到前台,咖啡馆内很安静,只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店员在准备着咖啡,青年点了一杯咖啡:“One coffee, light sugar, please.”

 

店员转身,露出一张有些严肃的脸,听到青年的点单后说着:“We also serve some refreshments. Would you like some?”

 

叶修刚从慕尼黑抵达都柏林,想着自己那不靠谱的房东,他觉得自己可能要露宿街头了。他看着店员有些凶恶的长相,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这人应该是一位中国人,他问:“Are you Chinese?”

 

店员点点头道:“Yes.”

 

叶修一听对方是中国人立即切换母语道:“太好了,终于能说上中国话了,你好我叫叶修,来都柏林旅行的。”

 

韩文清看着微笑的叶修,这位青年笑起来很好看,手上研磨咖啡豆的动作没有停止,而是露出磁性诱惑的声音说着:“我叫韩文清。”

 

“韩文清,名字听着挺文艺的。”

 

文艺这词一向跟韩文清不沾边,他这人一向凶狠是一头猛虎。

 

叶修接过韩文清递给自己的咖啡后,端着咖啡来到一处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吃着点心,此时夏日有些微烫的阳光照进店内,中央空调的声音静谧的传入耳中。叶修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他之前定好的民宿房东外出工作了,由于房东是独居,原本要留给他的钥匙竟然不翼而飞,现在他即将面临露宿街头的窘境,叶修忍不住扶额,果然自己不该招惹东欧人。

 

他快速的在手机上回复:“那请问备用钥匙在哪呢?”

 

很快房东的信息便回了过来:“实在是对不起,我的备用钥匙在我妈妈那里,但她最近去伦敦看画展了,这样吧,我把你之前给的押金退给你,我联系我的一位朋友,你住他家吧。”

 

叶修在意的倒不是自己押金的问题,而是他打算在都柏林待上一周的时间,现在却要面临重新找民宿,这才是最麻烦的。

 

然而他的东欧房东却是火急火燎的把押金退回给他,甚至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说自己已经跟他的朋友说好了,他待在都柏林的这段时间可以住在他朋友家,他这位朋友也是一位独居的单身男性,叫叶修不用紧张。

 

叶修看着瞬间暗下去的头像只能无奈的摇头,点开APP打算继续看民宿,然而想找到合适满意的民宿又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此时柜台前的韩文清看着坐在位置上已经快两个小时的人,他端着一碟水果走过去问:“叶修你是在等人吗?”

 

被阳光晒红了半边脸的叶修说着:“谢谢老韩的水果,可我不是在等人。”

 

韩文清看了看时间,想到自己哪位不靠谱的朋友委托,他说着:“实在是抱歉,我有点私事要先关店了。”

 

这下叶修起身说着:“这样啊,没关系。”

 

韩文清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总觉得他十分的仓促而无奈,在打扫完店里的卫生后,韩文清挂上休息的牌子,拿起手机看着朋友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你好先生,我是托尼的朋友。”

 

此时此刻站在烈阳之下的叶修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说着:“你好,我想我并不需要去你家住。”

 

韩文清听着也有些熟悉的声音,他瞬间想到叶修说着:“托尼已经跟我说了情况,他这人一向不靠谱,所以你在都柏林的这半个月我来招待你,你放心我是好人。”

 

叶修听到这一笑,这时手机那头传来有些熟悉的音乐声,他问:“那么你在哪?”

 

“梅林广场。”

 

叶修又问:“你旁边是不是有人在演奏《唐吉坷德》的舞剧剧目?”

 

韩文清看着街头艺人们在舞曲中跳舞说着:“是的,你也在美梅林广场。”

 

这下叶修的心跳得极快,他说着:“如果你记得的话,我刚才在一家咖啡馆走出来。”

 

韩文清不假思索的说着:“叶修。”

 

“是我。”

 

这下两人都挂了电话,各自从广场的另一头走向彼此。

 

王尔德曾经说过,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但现在叶修自己正在感受一场浪漫,一场在异国他乡的不确定性的浪漫。

 

两人再次相遇,叶修说着:“没想到我那位不靠谱的东欧房东是你的朋友?”

 

韩文清说着:“托尼这人一向如此。”

 

叶修笑问:“那现在的意思是,你要带我回家咯!”

 

带我回家这个词十分的迷人,韩文清问:“你的东西就这么点吗?”

 

叶修摇摇头说着:“不是,我寄存了。”

 

“我跟你去拿行李吧。”

 

“好啊。”

 

在领了行李回到韩文清的田园式浪漫房屋后,叶修说着:“现在我很庆幸自己能跟你回家。”

 

将叶修的三大箱行李搬下车,韩文清说着:“我一个人住,很多地方会有些不如意,你别在意。”

 

叶修笑道:“怎么会呢。”

 

叶修来都柏林纯碎是为了散心,所以他几乎是每天都早出晚归,韩文清因为开着咖啡店也是每天都很少看到他的身影。但韩文清对叶修却十分贴心,会给他提前准备出门的早餐和水果,也会给他煮宵夜和咖啡,甚至在他出门的时候还会提醒他注意安全。对于叶修韩文清可以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只要是叶修提出的困难,韩文清一定能帮他解决,这就导致了叶修跟韩文清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很少见面,但叶修却在不知不觉中十分依赖韩文清。

 

在叶修准备回国的前一晚,他给韩文清发了一个信息,说自己明天晚上就要回国了,问他能不能抽出一天的时间陪陪自己。

 

看到信息的韩文清想到叶修在这里住了将近一周,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房东,是该陪着他走走。

 

下午四点,叶修正在院子的花园里看新闻韩文清回来了,看到出现的人叶修激动的起身说着:“我以为你不会回来。”

 

“作为你在都柏林短暂的朋友兼房东,我觉得自己有必要陪你散散心。”

 

叶修笑问:“是吗,打算带我去哪?”

 

“你在都柏林都逛了哪里?”

 

“就去了圣三一学院,去了利费伊河看了看灵顿桥,其他的时候都是到处走走看看。”

 

“这样啊,晚上我带你去利费伊河划船吧,哪里晚上还挺好玩的。”

 

“好啊。”叶修笑着同意。

 

两人一起去超市买了晚餐的食材,叶修就在厨房里看着韩文清忙碌的身影,他就拿着手机在拍着,似乎还录制了短视频分享给了朋友看。

 

韩文清看着叶修白皙修长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双手应该是弹钢琴的手,或者他的工作也是跟手有关的。

 

叶修很挑食,在吃晚饭的时候韩文清由其的在意,因为叶修实在是太瘦了,瘦还挑食这不是个好现象。

 

两人吃过晚饭后便逛起了都柏林的夜晚,由于出门较晚原本说要去划船的计划便作罢,两人走在利费伊河畔,感受着难得的安宁,韩文清看着叶修在夜风的吹拂下,黑色的头发渐渐凌乱,揉了揉他的脑袋问:“一直都没问你,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叶修看着自己的双手说着:“做苦力的,不过现在不做了。”

 

看着那双白皙的双手韩文清不觉得这是一双做苦力的手,他说着:“你不相信我,所以不愿意说。”

 

“不是的老韩,我很感谢在都柏林的这几天你对我的照顾。”

 

“我也没照顾什么。”

 

“谁说没有,早上的早餐和咖啡,晚上的夜宵不都是你为我准备的吗?还都是中餐,已经很有心了。”

 

“我只是怕你吃不惯西餐。”

 

叶修走得稍快几步,他回头看着韩文清问:“老韩你为什么留在都柏林这座城市啊?”

 

“我在英国留学,后来就留在这里了。”

 

“原来是这样。”

 

两人走了大约两个小时便回家了,期间韩文清能感受到叶修的失落,在准备各自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叶修突然问:“能参观下你的卧室吗?”

 

韩文清看着刚洗完澡浑身都透着粉红的叶修,作为一个成年男性,甚至是一位同性恋,韩文清觉得自己应该拒绝他,可当他看到叶修那清澈的眼神时他却无法拒绝,退开半步让叶修走进自己房间说着:“请。”

 

看着整个房间的装饰,叶修很自然的躺在他的床上,他双开双臂说着:“老韩,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韩文清站在床边看着叶修说着:“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叶修的一条腿轻轻的环上韩文清的腰说着:“很重要。”

 

房间里的灯关上,黑暗彻底笼罩,但不久之后都柏林会彻底苏醒。

 

第二天傍晚韩文清亲自送叶修去了机场,分别之时两人都没有提到昨晚那荒唐而浪漫的一夜,叶修抱了抱韩文清说着:“再见后会有期。”

 

韩文清也十分留恋叶修的温度,他松开人之后说着:“再见,后会有期。”

 

随后韩文清看着飞机飞向遥远的东方,他拿出手机在国内的网上搜了一叶之秋的名字,顿时便出现无数的信息。

 

《痛惜!电竞大神一叶之秋因伤退役》、《一叶之秋疑似有国外男友》、《电竞,用青春换来的荣耀》、《一叶之秋短视频里的男人到底是谁?》、等等一些利的新闻推送瞬间淹没了韩文清的视线,看完所有的信息后,韩文清才知道,原来叶修在国内是一位电竞大神,是某个俱乐部的明星选手。三个月前叶修因伤退役,消失在了国内,而这一个礼拜跟他朝夕相处的人,就是那位国内所有游戏玩家公认的神---- 一叶之秋。

 

叶修在登上飞机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打算把都柏林的记忆封存在心底,连同这一段疯狂的岁月,一位刻骨铭心的男人。

 

半年后,叶修在专业的治疗下手伤逐渐好转,渐渐开始恢复训练,他注册了一个新的游戏ID叫做君莫笑,再次回到职业赛场上。

 

基地内叶修正在训练,看到一个陌生的来电后他接下问:“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叶修,我回来了。”

 

似乎不敢相信电话里的那个声音,他声音颤抖的问:“老韩你..你回国了。”

 

“嗯。”

 

“你现在在哪?”

 

“在你们俱乐部楼下。”

 

“楼下!”叶修激动到瞬间起身却一不小心撞到胳膊。

 

一旁的队友看到叶修这么激动说着:“队长,您怎么了!”

 

叶修突然笑了起来,他冲出训练室却跟经理打了一个照面,经理看着火急火燎的叶修说着:“老叶你去哪?等会新老板要来俱乐部视察,你别出去。”

 

“陈姐,我就去楼下。”说完挂了电话冲下楼。

 

俱乐部门前,叶修看着魂牵梦萦的男人,他直接冲到他怀里喊着:“老韩!”

 

韩文清也紧紧抱住叶修说着:“我回来了叶修。”

 

而此时俱乐部各个分部的经理在下楼后就看到新来的老板正紧紧的抱着他们的叶修,陈果惊讶地喊着:“老板,叶队你们这是...”

 

苏醒在都柏林,也将你拥抱在怀里。


评论(4)
热度(112)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