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书摘-20H】《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END

荒野之上百花盛开,大孙生日快乐!


《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END

 

玫瑰是我偷的,你爱的人是我杀的。不爱你是假的,想忘了你是真的。我有枪的话可以保护你,也能杀了你。可最后我还是会偷偷的扔了它。踉踉跄跄地跑向你说我好怕。

                      ------------芦丹氏.柏林少女。

 

19世纪、英国伦敦。

 

昏暗潮湿的小巷内传来阵阵恶臭,远处暧昧光线之下有几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性正站在路灯下拉拢着过往的人群。

 

浓雾、灯光、小巷一同组成了威尔士街道的阴冷之气,小巷外的主干道上传来阵阵警笛声刺耳又令人害怕,穿梭在下水道的老鼠里四处窜逃,整个巷子都是一股颓废的气息。本互不打扰的画面随着一声尖叫彻底打破了这个平静,灯红酒绿的小巷在半个小时后伦敦警署的警察们纷纷抵达。

 

小巷内,法医正在现场勘察,而警察将周围的一切包围并拉下警戒线,带着帽子手里拿着烟斗的探长蕾姆斜靠在一处老旧的房门前,在他身前是几位衣衫性感的女性,蕾姆问:“你们之前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一位身穿粉色蕾丝裙的女性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响起道:“一小时前莉莉被人花了大价钱请了出去,当时我们都还很羡慕她,只是没想到她会...”

 

放下烟斗蕾姆问:“她是被谁请走的。”

 

“没注意,只知道是一位左手臂着绷带的年轻男人,黄皮肤身材高大很英俊。”

 

一位法医走来说着:“探长,又是一起玫瑰杀人事件。”

 

“又是他?”

 

“是的,死者的背部也画有一朵玫瑰。”

 

玫瑰杀人是一年多来在英国全境造成恐慌的案子,因其每一位死者的身上都有一个玫瑰图案,他们都手持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都是因为致幻而造成神经压迫而亡,因为神经紊乱而造成的致幻原因,他们的死状都呈现出一副扭曲的模样,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故而被称之为玫瑰杀人案件。

 

蕾姆将烟斗收好说着:“回警局,请张佳乐先生。”

 

伦敦警署,一间书房内一位身穿白衣的长发青年正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蕾姆在打开房门时就看到他们警署最年轻的心理学博士正在冥想。他轻轻喊着:“张博士...”

 

张佳乐听到了动静将食指放在嘴唇处做出一个安静的姿势,蕾姆看到这位一向性情古怪的张佳乐只好关门离开。书房内张佳乐念着一段常人听不懂的语言:“我本是泰勒河的女儿,你为什么把我葬在苏尔威的高山之上,我的情人啊,你总是这样狠心,我为了你离开故土来到你的身边,你怎么能狠心伤害我。”

 

“我亲爱的情人啊,我的国已经灭亡,让我十分痛苦,你们有着肥沃的土地却肆意杀害我的族人,你们是撒旦,你们注定是要下地狱的。”

 

当张佳乐念完这段用古希腊语记载的一段对话后,他缓缓坐起,一头乌黑长发垂坠在腰间,他看着地上自己摆放的扑克牌,拿起一张王牌说着:“很有意思啊玫瑰先生。”

 

打开书房,张佳乐冷眼的看着候在一旁的蕾姆问:“案件有什么进展了?”

 

蕾姆回道:“玫瑰杀手又出手了。”

 

将王牌放在蕾姆手上,张佳乐说着:“我想我应该知道凶手的犯罪动机了。”

 

“您知道了?”

 

“对,我们一开始就被凶手耍了。”

 

蕾姆眼神一暗问:“张佳乐先生您的意思是?”

 

张佳乐别有深意的看着蕾姆一眼问:“蕾姆先生,这玫瑰杀人案从一开始就是你接手的是吗。”

 

“是的。”

 

“难怪这么久我们都破不了案。”

 

蕾姆警惕的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玫瑰不是杀人,它是纪念,请用一支玫瑰纪念我!”说完,张佳乐别有深意的看了雷姆一眼走了。

 

助手莱恩走来看着张佳乐的背影道:“探长这张佳乐身为华国人,您为何还这么尊敬他,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蕾姆呵斥了助手一句道:“你懂什么,这张佳乐背后可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全联邦的黑道帝王孙哲平,可是现在玫瑰杀人案件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孙哲平,警署为什么不直抓捕他。”

 

“抓他,我们有这个本事吗?”

 

很快,一位警员走来说着:“蕾姆探长,刚才局长传来指令,说是三天后收网抓捕嫌犯。”

 

“三天后!”蕾姆十分惊讶。

 

“是的,张佳乐先生是这样跟局长说的,他说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抓到凶手。”

 

“他有证据了。”

 

“是的。”

 

“好我会布置的。”

 

那位警员笑道:“张佳乐先生说了,这次抓捕您全程不允许参与。”

 

助手莱恩听到这激动问:“为什么不允许我们探长参加?这玫瑰杀人案,从头到尾都是我们探长参与调查,现在凭什么不允许他参与到这次抓捕。”

 

警员道:“这是张佳乐先生吩咐的。”

 

助手莱恩咬牙切齿,而蕾姆则是坦然一笑道:“好的我明白了。”

 

三天后。

 

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废墟当中,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正在谈话。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苍白的脸色和消瘦的身形问:“乐乐你就不能不查这个案子。”

 

张佳乐反问:“你打算继续袒护他?”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不要阻止我。”

 

“可是乐乐,你与他朝夕相处他最清楚你的弱点。”

 

“正巧我也知道他的弱点。”

 

“说到底玫瑰杀人案件跟我义斩也有关系,这件事情理应由义斩来处决。”

 

“你要是能处决他,也就不会放任他杀了那么多人了。”

 

很快周围响起一阵动静,孙哲平拉着张佳乐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带着一群黑衣人出现。他四处张望似乎在看周围有什么埋伏,他做出一个指令,很多黑衣人开始挖开一处地面。

 

张佳乐看到这个画面后说着:“他果然还是沉不住气。”

 

孙哲平问:“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跟他说三天后收网。”

 

“而事实的真相是?”

 

“我是骗他的。”

 

很快那群黑衣人就挖开了一个个箱子,箱子十分的沉淀每一个都需要好几个人才能抬起,在他们忙着搬运箱子的时候,张佳乐的声音突然出现道:“好久不见了亚历山大.塔姆。”

 

带着面具的男人看向张佳乐,从他的动作来看他很惊讶张佳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叫做亚历山大的男子看着张佳乐和孙哲平问:“是你们。”

 

张佳乐靠近亚历山大说着:“当然是我们,你是不是以为我们会在港口。”

 

亚历山大笑道:“不愧是剑桥的心理学博士,真是把人心研究得很透彻。”

 

张佳乐看着亚历山大说和:“亚历山大.塔姆你杀了那么多人,谋取了那么多的利益,现在想要逃会不会太晚了。”

 

塔姆掏出手枪指着张佳乐道:“要不是你,我可以继续逍遥,张佳乐就是你毁了我的生活,都是你。”

 

这时孙哲平也上前说着;“我们华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蕾姆你的两重身份还打算继续隐瞒吗?”

 

伦敦警署的探长蕾姆也是亚历山大.塔姆的男人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他看着张佳乐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张佳乐笑道:“很简单啊,从你接手这个案件开始我就怀疑了。”

 

“这不可能 ,玫瑰杀人案天衣无缝,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怀疑到我头上。”

 

“你未免也太自信了,你知道你是怎么暴露的吗?”

 

塔姆道:“我根本就没有暴露。”

 

张佳乐冷笑道:“玫瑰杀人案第一个案件并非警署记录的去年10月份的第一个案件,准确来说是三月的那个无头女尸案才是你第一次杀人,我猜想那位无头女尸是你的情人茉莉吧。”

 

“真是胡言,我什么时候杀人了。”

 

张佳乐见他不承认便说着:“你不承认,那好我就好好的帮你回忆一下,在你警局的办公桌上有一首用古希腊文写的诗文。诗文里记载的是古希腊一位公主跟一位敌国王子的对话,公主十分迷恋英俊的王子,她不顾父母的反对,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国家也要嫁给王子。而公主嫁给王子后公主的父王震怒,下令派兵攻打王子的国,王子被灭国。从此王子便十分记恨公主,认为是公主的狂妄害了自己国家,是公主的自以为是害死了自己的族人,而这段诗文的对话正好也印证了你的经历,你用这段诗文来比喻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怒。”

 

塔姆笑道:“这不过是你们心理学家的推测而已。”

 

这时孙哲平说着:“亚历山大.塔姆,你本来是义斩虹口堂的堂主,五年前你因为私下买卖人口和器官而被义斩除名,并且被义斩送进了监狱下落不明,有传言你已经死了。其实是你逃狱并且杀死了自己的孪生兄弟真的探长蕾姆,而你顶替了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后来你的身份被自己的情人茉莉认出来了,因为茉莉的威胁,你不得已杀了她,就是那位无头女尸。本来事情就会这么过去,你可以顶着自己弟弟的身份继续在警局生活,直到你看到了茉莉的尸体出现在医学院,你再次做起尸体买卖的生意,你利用自己曾经在义斩的人脉加上有警局作为保护伞,你开始在英国境内为所欲为的杀人,并且制造出玫瑰杀人案还试图嫁祸给我,塔姆你的计划原本天衣无缝,是你的贪心暴露了你的罪证。”

 

塔姆大笑道:“你们说了这么多,你们有证据吗?”

 

张佳乐说着:“证据,我当然有证据,证据就在你家花园里种的那些玫瑰,以及在你家地下室发现的那些毒性极强的致幻药物。玫瑰本是礼物,却被你用作杀人工具,你真恶心。”

 

塔姆看着张佳乐说着:“恶心,我怎么恶心了,若是没有我提供给医学院的那些大体老师,伦敦的医学进步怎么会如此飞跃,我是伦敦的救世主。”

 

“放屁那些被你杀死的人里,他们可没有把你当成救世主,你只是他们的恶魔。”

 

塔姆再次把枪指向张佳乐和孙哲平说着:“我会变成这样全是孙哲平你把我送进监狱开始的,你知道那监狱有多可怕吗?我为虹口堂赚了那么多的钱,你竟然要把我剔除还把我送进监狱,你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子。”

 

张佳乐说着:“自己的动机不纯还想拖人下水,你真是无药可治了塔姆。”

 

将子弹上镗,塔姆看着张佳乐冷笑道:“张佳乐先生你以为自己真的是天才吗?认为自己抓到了杀人凶手,我告诉你,我的玫瑰是用来纪念的。”说完大笑的把枪口对准自己,他吞枪而亡了。

 

张佳乐跟孙哲平都被塔姆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在他们两人惊讶的时候,原本的黑衣人纷纷脱下衣服露出里面的警服。

 

张佳乐看到黑衣人变成警察后顿时一惊,他打开一旁的箱子,里头除了一些枯萎的玫瑰还有一些原本应该下葬的尸体。他回想起这个玫瑰杀人案的种种细节,最终大笑起来说着:“真是好一出借刀杀人!”

 

孙哲平不理解张佳乐的意思问:“乐乐你怎么了,什么借刀杀人。”

 

张佳乐看着将他们围起来的警察说着:“或许这玫瑰杀人案从一开始就是警方制造的,您说是不是克里局长。”

 

一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伦敦警署的局长克里从人群中走出,他看着张佳乐跟孙哲平说着:“好久不见了两位,你们瞧瞧这天气,是不是很适合喝下午茶。”

 

孙哲平看着这个老头出现默默的走到张佳乐身后掏出手枪保护他,而张佳乐看着这位白发苍苍老者,他说着:“是啊,我从一开始就想到的,您原本就是法医出身,你对医学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之前的那些死者都是虽然都是死于致幻剂,但他们身体扭曲的姿势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您这位曾经的医学天才。局长,是您杀死了玫瑰。”

 

克里看着张佳乐微笑道:“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你那么的优秀,优秀到我十分嫉妒,嫉妒你的天赋,嫉妒你身后有一位永远无条件支持你的爱人。而我曾经什么都没有,我靠着自己的双手才摘到玫瑰,当有人阻止我继续欣赏玫瑰的时候,他就必须死。”

 

“您是因为颁布的《平等法》才变得如此疯狂吧,因为这条法律的颁布,您失去了赖以研究的尸源,所以才控制了塔姆造成了令人恐慌的玫瑰杀人事件。”

 

克里从身后的人手里接过一把步枪说着:“张佳乐,你跟孙哲平都太聪明了,聪明的人我一向都不喜欢。”

 

看着枪口对准自己,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说着:“大孙,你怕死吗?”

 

孙哲平丝毫不畏惧道:“死从来都没有在我的词典里出现过。”

 

“我也是。”

 

寂静的荒地传来枪声,无数的鲜血染成一朵朵艳丽的玫瑰,张佳乐跟孙哲平拿着步枪从草丛中走出,吹灭枪口上散发的浓烟,张佳乐看了一眼身后道:“杀死玫瑰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玫瑰有它忠心的守护者。”

 

平等是那支玫瑰,请用一支玫瑰来纪念那些无辜枉死的人吧。


评论(3)
热度(4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