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番外5

其实这一整篇文的灵感都来自小时后体弱多病的我,小时候我常常生病,三天两头的去医院,我奶奶就经常带我去拜神,拜的神有很多,有时候是棵树,有时候是个石头,有时候是条河,可是拜了那么多的神,我的身体依旧没有好起来。


渐渐的我长大了,奶奶也老了,可是她老人家还是喜欢去拜神,我问她为什么这相信这些鬼神,奶奶说习惯了。

奶奶还说,要是他们这些老人都不记得那些神,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了。


很多鬼神不是消失了,而是没人记得了。


番外5【喻黄篇】:他是神

 

黄少天在没有遇见喻文州之前他是不相信神鬼前世之说的,跟他在一起后他时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会出现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好像是自己又好像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做那样的梦,黄少天总觉得有些遗憾,有一种等不到某个人某件事的遗憾。

 

带着这种遗憾他再次前往蜀中采风,在看过了峨眉金顶的壮美,青城山的深幽,都江堰的彭拜后他来到桃山脚下。黄少天看着伫立在庙宇内的石像,石像经历千年的风霜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雄伟,但不知为何黄少天看着就觉得的亲切。

 

这座石像不像其他庙宇道观内的菩萨仙师嘴角含笑,一脸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模样,这位石像仙人是一位手持长剑的剑客,剑客一脸肃杀之感,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仙人,倒像是一位杀手。

 

喻文州看着身边入迷的少天说着:“少天知道这尊石像的来历吗?”

 

黄少天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他问:“不知道?”

 

喻文州摸着黄少天的脑袋说着:“这是少天你的石像。”

 

“我的!”黄少天惊讶道。

 

“少天在当地的史料记载以及地方传说中是一位神明。”

 

“神?”

 

“对啊,少天是神。”

 

“我前世原来是神啊。”黄少天惊讶。

 

喻文州看着石像说着:“当初我被少天斩杀于岷江,你为了救我耗费自己的十世功德将我葬于桃山,后来我复活了,而你也在轮回台前徘徊一个甲子不肯离去。少天转世后我便一直在寻找你的转世,直到今生与你相遇。”

 

“那你找了我多久?”

 

“一千多年。”

 

这时候黄少天有点不高兴的说着:“一千多年才找到我,你这个大妖也太差劲了。”

 

“少天,当初我刚复活时为了躲避天道的压制基本不敢现世,后来又频发动乱,在这茫茫世间要找一个人也是要看缘分的,我找了你很多年,可是每一次都晚一步,或许这就是天道对我的惩罚。”

 

“你身为瑞兽大妖也找不到我吗?”

 

“不知为何每一次我都晚一步。”

 

黄少天看着石像说着:“就算你找到我当时我也不认识你吧。”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牵着他的手说着:“少天不认识我又如何,我认识少天就好了,我会一直守护少天的。”

 

黄少天噗嗤一笑道:“没事啦文州,这辈子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好好的。”喻文州回握住爱人的手。

 

两人在离开庙宇后去往附近的古镇游览,古镇每晚七点会有一场舞台剧,讲述的是一千多年以前两位少年斩妖除魔保卫家园的故事。

 

黄少天最近要完成一次关于民俗的画作,对这些民俗风情的作品很感兴趣,拉着喻文州买好票后就等着晚上入场看剧目。喻文州站在海报前看着剧目的简介,嘴角微微笑起,剧目的名字叫做《他是神》讲述的是一位剑客与他的好友的故事。

 

喻文州的指尖亲亲触碰海报中的那位白衣剑客少年说着:“这么多年了,这里百姓依然在用这样的方式纪念你。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你依旧是他们的神。父亲,孩儿真想让您亲眼看看,您当年拯救的人族真的变了,他们真的会记得我们这些大妖了,父亲您的牺牲真的挽救了这片大地…”

 

喻文州的低咛惹来黄少天的询问:“你在说些什么啊文州。”

 

“没什么,时间准备到了我们入场吧。”

 

舞台之上灯光闪烁,灯光汇聚在一位白衣剑客身上,剑客手持一把火红的长剑,另一只手握着一壶酒对着山洞说道:“我来找你喝酒了符箜。”

 

轰隆声响起,山洞打开另一位黑衣青年出现,青年一身的病态脸白如纸,他双目通红的看着白衣剑客说着:“别再来找我了夜雨,我的病太严重你治不好的。”

 

白衣剑客笑道:“既然治不好不如好好醉一场。”

 

“醉一场又如何,不过是徒劳。”

 

白衣剑客笑笑道:“你既然是我的朋友,我就不会放弃你,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喝酒的。”

 

黄少天跟喻文州看着舞台的剧目,周围响起一丝女声,女孩们纷纷在感叹,这一黑一白的两位少年真的很般配。

 

很快舞台画面转化到了征战的画面,大地上战火蔓延,百姓民不聊生,剑客手持长剑以一人之力守护着一方百姓,而那位黑衣青年因为精通医理,也在城中救治百姓。

 

一场战役过后城内伤亡无数,一场瘟疫也悄然无息的蔓延全城。

 

随着越来越多的百姓染上瘟疫痛苦死去,黑衣青年也病倒了。

 

黑衣青年病倒后便不再与任何人接触,包括他的好友夜雨。

 

夜雨站在符箜的门前拍打房门喊着:“姓符的你要是没死就给我开门。”

 

屋内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说:“你走吧夜雨,我是不会见你的。”

 

白衣剑客夜雨踢着房门说着:“什么叫做不会见我,符箜你在这世上不是只有我一个朋友了吗,要是你真的死了,我好歹也是要为你收尸的。”

 

屋内的符箜看着自己溃烂的双手,他吼道:“谁跟你是朋友,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朋友,你走,有多远滚多远。”

 

听到这话的夜雨并没有生气,他握紧手中的剑将房门劈开,夜色朦胧之下一位白衣青年站在屋门外看着屋内的怪物。

 

符箜变成了一头怪物,他不再是人的形态,他浑身布满鳞片,脖子修长而褶皱像一头龟的脖子,他双目通红双手溃烂,他脸上也布满疙瘩,他没有了双腿身后长出一条尾巴,尾巴是金色的,上面的鳞片金灿灿,他看向去像一头吃人的怪物,而不再是个人。

 

夜雨快速走到符箜身边问:“你怎么会这样符箜,你也感染瘟疫了。”

 

符箜看着夜雨说着:“我是生病了。”

 

“生病了不就是感染瘟疫了,符箜你吃药了没。”

 

符箜想用自己的手推开身前的人,却在看到自己的双手后退缩了,他躲避夜雨的视线说着:“你走吧夜雨,不要理我。”

 

“疼吗?”

 

“什么!”

 

夜雨一脸担心的看着符箜问:“我问你这些伤口疼吗?”

 

“不疼了,再就不知道疼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说完从怀里那出金疮药帮他擦拭双手。

 

符箜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夜雨给自己疗伤,他说道:“没用的,这些药对我没有用,你别费力了夜雨。”

 

“你其实不是人吧符箜。”

 

“嗯,我是金龙的儿子之一。”

 

“你是龙,那你岂不是神!”

 

“神,我不是神,我叫蚣蝮。”

 

“蚣蝮、符箜,原来是这个意思,好了伤口包扎好了,别碰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夜雨所谓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最后都没有好起来,随着瘟疫与战争饥饿的蔓延,符箜这头生了病的蚣蝮最终被人族发现。人族把一切的灾难都怪罪到蚣蝮的身上,要将他活活烧死。

 

在烧死蚣蝮的那天,临死之前的蚣蝮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也是这样被当时的人族活活烧死,蚣蝮彻底入魔,杀死了无数的百姓并屠城。

 

当白衣剑客夜雨看到入了魔没有神志的好友时,心中却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救他,因为他是神。

 

岷江之上白衣剑客的红色长剑刺在蚣蝮的逆鳞之上,封印着朱雀魂魄的长剑冰雨发出红色的光芒,夜雨看着好友说着:“回来吧蚣蝮,你是神啊!”

 

蚣蝮却笑道:“神,神有什么用,无人记得、无人祭奠、我们神一心守护天地,守护人族,可是最后人族却过河拆桥,恩将仇报,甚至还要被他们随意践踏,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做这个神,还不如杀个痛快。”

 

“谁说没人会记得你,我会记得你,你就是神,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神,我心里唯一的神。”

 

“你....”

 

“对啊,蚣蝮我会让你知道的,这世上还是会有人相信你们这些神的存在的,还是会有人信仰你们,甚至可以为你们付出生命。”

 

长剑带着朱雀的力量刺进蚣蝮的身体,蚣蝮被朱雀的力量压制不得动弹,夜雨将好友的身体葬在桃山后他自己也已经是将死之像。

 

夜雨看着桃山,他由一位俊俏的青年模样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的双手握不住自己的长剑便将自己的长剑冰雨随着好友一起埋葬。葬了剑跟好友后雨夜说着:“期待我们的下一次再回蚣蝮。”

 

夜雨说完后便彻底死去。

 

随着幕布降下剧目结束。

 

在散场的时候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问:“文州,我们前世也像剧目演的那样吗?”

 

“不是的。”

 

“不是,那是怎样的?”

 

喻文州笑笑道:“是怎样的都没有关系了。”

 

“说说嘛。”

 

喻文州吻住爱人的嘴巴,阻止他再次询问。

 

前世啊,好像是我看到你战死牺牲后,抱着你的残缺的身体一头撞向桃山,死前还诅咒当时的人族,生生世世易子而食,疾病缠身,不得好死。只可惜后来的你,用自己的十世功德拯救了我,也拯救了一方百姓。

 

你才是是我心中唯一的神。

 

完结!


评论(3)
热度(206)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