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番外3


苻坚跟慕容的故事纯属我个人YY,请勿较真!


这鬼天气真热!!


还有两篇番外后,新文开坑即将发表,欢迎支持!


番外3【方王篇】:长安城

 

洛阳有一座道观名叫长青观,长青观本叫做白虎真君烈火观,乃是镇守天地四方之一白虎真君坐下的道观之一。长青观原本默默无名,因为出了一位天师而名震中原,一时间香火不断。

 

王杰希是在长青观得道的,亦是华夏第一位天师。南朝时期政局动荡,王杰希听闻长安有大妖出没便动身前往长安。

 

长安城繁华依旧,一身灰衣道袍装扮的王杰希眉清目秀,他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一位长的好看风姿卓越的道长,引来不少行人的注意。

 

 

这时前方百姓聚集在一起,王杰希路过听到有人说皇帝苻坚用一座城换来一位得道高僧。高僧现正在城门外,据说皇帝亲自去城门外迎接呢。

 

能让皇帝亲自出门迎接的高僧,想必修行深厚能化解这世间的诸多苦难吧。

 

王杰希听到后一笑便走了,他身为修行之人,最不在意的就是这些世俗之事与世俗之礼。自从他走上修道这条路,参通天地人,是他修行路上的阶梯,只有参通天地人他方能成为天师,而为王为侯却是他最不想沾染的。

 

王杰希走近一家酒肆点了一些素斋,果然皇帝浩浩荡荡的车驾路过,王杰希低头看着车驾上的那位身披锦斓袈裟,模样年轻长的英俊的高僧,他喝下一口热茶微笑,这么年轻的高僧,真是难见。

 

这时候那位高僧也突然抬头看向王杰希的方向,两人四目相对,那位高僧露出一丝微笑,不知为何王杰希突然明白佛祖拈花一笑的含义。

 

王杰希看着车驾离去,喝完一壶茶留下银子后消失在了酒肆中。

 

另一侧,因为需要传授佛法而来到中原的方士谦,化名临觉寺的长空法师被苻坚以一座城的代价接到长安。

 

方士谦的法相长空看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双手合十道:“如此铺张小僧不敢落脚。”

 

“大师谦虚了,以大师的修为和地位朕以一座城的代价来换也是轻的,大师请。”身材高大的皇帝苻坚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说着。

 

方士谦看着苻坚,此人身为帝王之相,却与一位凤命纠葛不断,此人紫薇之气将耗尽命不久矣。

 

方士谦走进宫殿,他与苻坚还没有说上几句话便有宫人匆匆来报,说是慕容公子快不行了。

 

苻坚急忙离开,方士谦看着苻坚离开的背影别有所思。这位皇帝叫自己来,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化他的子民吗?

 

另一侧的宫殿内,皇帝苻坚看着床榻上的青年,青年脸色青白,嘴唇一点血丝都没有,他双目无神显然是即将陷入另一个世界。苻坚看着自己的爱人立即扑过去握紧他的手问:“慕容,慕容朕来了,朕为你寻来了一位得道高僧,他能救你的,慕容..慕容..”

 

皇帝悲伤而深情的呼唤没有唤回爱人的神志,皇帝起身转头看着伺候的宫人怒斥:“你们是怎么伺候公子的,朕早上出城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如今怎么就变成这样,太医呢,太医给朕过来。”

 

几位太医跪着爬过来,一位年轻的太医说着:“陛下,这慕容公子身子本就虚弱,加之多年受寒,寒气早已经侵蚀他的身体,已经是药石无医,只是这些年陛下拿上好的药材吊着他的命,如今只怕是留不住了。”

 

苻坚听着年轻太医的话长腿直接将人撂倒怒吼:“给朕治,治不好全都给朕殉葬,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这时候方士谦走进宫殿说着:“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不忍见杀生之事,皇帝为何如此动怒。”

 

苻坚看着方士谦出现后忍下怒气说着:“大师怎么来了。”

 

方士谦走向病榻边看着的青年说着:“我佛慈悲,此人陛下怕是留不住了。”

 

苻坚上前激动的说着:“大师朕求你救救慕容,我求求你...”

 

身为一国之君苻坚此举有些卑微了,方士谦说着:“陛下可知这位公子为何一病不起?”

 

“不知。”

 

“他与陛下命格相冲,你们二者都是紫薇帝星之命,两位紫薇帝星同时出现,必定会有一位会被另一位吞噬,而陛下命格强悍将这位公子的紫薇之气夺走了,故而他活不久。”

 

苻坚脸色苍白的看着床上的青年问:“大师可有挽救的办法。”

 

“有,一位生一位死。”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在贫僧这里没有,陛下或许可以广罗天下奇人试试。”

 

苻坚看着慕容说着:“还请大师尽力留住慕容一些时日,朕再想想办法。”

 

很快一道旨意昭告天下,说是有谁能治好宫里一位贵人的病,皇帝封他为万户侯,黄金千斤、良田千倾、美酒、佳人无数,另再赏宝物琼华盖。

 

琼华盖是道家的圣物,传闻是开山祖师在飞升之时留下的一宝物,那宝物能经受住任何的攻击,是一件极好的防御圣物。

 

王杰希在看到昭告天下的旨后后决定入宫,从他迈进皇宫的那一瞬间开始,就注定了他与方士谦的孽缘。

 

玉藻宫,众多接下旨意前来宫中治病的大夫、奇人的临时住所。王杰希在踏进皇宫的那一瞬间就感知到了两股紫薇帝星的气息,而且有一股气息非常的弱,弱到像是要死去。

 

王杰希在玉藻宫走动,这时候他听到一阵梵音,听着这阵梵音王杰希忍不住找了个地方打坐起来。就着梵音修行的王杰希,周围开始围绕起一阵功德之光,在梵音停止的那一瞬间,王杰希周身的灵气非常的浓郁,他的修为又增长一层。

 

这时候一位僧人从一旁的凉亭走来,在看到王杰希后打招呼说:“我们又见面了。”

 

王杰希看着这位僧人想起他就是皇帝亲自迎接的高僧,临觉寺的长空法师。

 

“长空法师。”王杰希叫着。

 

“这位道长看着很是眼熟啊。”

 

不知为何王杰希在这个高僧身上看到了一丝轻浮的气息,莫非此人是冒充的?

 

王杰希自从入宫开始就换了常服,而这人一眼就看出自己的身份便问:“久闻长空法师的大名,今日一见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才见第一面便知道我修行的身份。”

 

“我与你并非第一见见面,之前在掖庭楼我们见过一面的,方才你又听了我的梵音修为增进了一番,不知可有什么回赠。”

 

“佛家所言无欲无求,长空法师何以....如此世俗。”

 

方士谦哈哈大笑道:“我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佛家法师,我这人习惯自在而活,佛在我心中,而不是嘴里。”

 

“所以皇帝请你来是为了什么?”

 

“痴情的人总是命不久矣。”方士谦靠在一旁的假山上说着。

 

“痴情?”

 

“对啊,以命换命。”

 

“你说的是哪位慕容公子。”

 

“正是,皇帝想要救他的爱人,只怕是天意不肯成全。”

 

“那么大师有何高见?”王杰希问。

 

这时候方士谦靠近王杰希说着:“你知道以命换命吗?”

 

“知道,但是苻坚和慕容的命格特殊,二人都是紫薇帝星之命,若是有一方相要以命换命,必定有一方暴毙而亡。”

 

“那么皇帝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拖延时间罢了,长则三四个月,短则这半个月,两位紫薇帝星必有一人陨落。”方士谦轻轻的撩动王杰希的发丝,王杰希竟然没有擦觉。

 

“对了道长,若是你,你会救哪一个人?”方士谦问。

 

“若是我,我谁都不救。”

 

方士谦微笑准备起身说着:“道长肯定没有经历过情字,若是经历过必定不会这么说话了。”

 

“难不成高僧经历过?”王杰希反问。

 

“我自然经历过,但我经历的情乃世间大情。”

 

“那可有经历过爱情?”

 

方士谦回首低笑道:“很快就要经历了。”

 

看着方士谦离开的背影,王杰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位佛家高僧似乎在卖弄什么玄虚。

 

因为给慕容治病,王杰希跟方士谦在长安城待了三个月,这三个月两人相谈甚欢颇有心心相惜之感,但却因为一个人的死,整个中原政局再次动荡。

 

苻坚死了,他战死肥水。在他死前他的身体每况愈下,而宫里的那位慕容公子身体却渐渐好起来,这或许就是方士谦所言的以命换命。

 

符坚死后前秦崩坏,一个鲜卑族所建起的西燕慕容家当权。

 

苻坚死后王杰希再次来到长安城,长安城繁华依旧,而故人不在了。

 

自从慕容家来到长安城后,长空法师就消失了。王杰希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城,看到的只有他的一座舍利塔。

 

此时皇宫内,寂静的烛火无声无息的燃着,一位绝世青年就靠在床榻上,他手里握着一枚玉佩,每每思念玉佩的主人就忍不住心口疼。

 

当王杰希来到皇帝的寝宫时,看到的就是一位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俊秀之人的男人。看着突然出现的王杰希慕容很是惊讶,他问:“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朕的寝宫。”

 

“陛下真是健忘,我是当年为你续命的民间医者之一啊。”

 

慕容看着王杰希瞪大了双眼,突然他扑向王杰希说着:“天师…”

 

王杰希看着这位好看到祸国殃民的君王问:“陛下这是为何?”

 

慕容苦笑道:“陛下,我不想做什么皇帝,我这一辈子最想要的,不过是与他做一对寻常夫妻,可是他…他骗我,他竟然舍我而去,我一点都不想做什么皇帝,我只想他活着,我只想他活着啊…”

 

“所以陛下杀了长空法师?”王杰希质问。

 

慕容这才起身说道:“原来天师是为了长空法师报仇来的。”

 

“他错了了什么,陛下竟然痛下狠手杀了他。”

 

“他不应该以命换命,他不应该用他的命来换我的命。他长空凭什么要用苻坚的命来换我的命,朕一点都不想活着,朕不想当着皇帝,朕只想死,天师你杀了朕吧,求您杀了朕,也算是为了长空法师报仇了。”

 

“杀了你那个与我论道的人也回不来了。”

 

“原来失去所爱之人活着是这么的痛苦,天师你说朕若是自戕,下辈子朕还能遇见他吗?”

 

“身为帝王自戕死后只能入六畜道。”王杰希说着。

 

这时候慕容将那枚玉佩放在心口处说着:“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陛下,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其他大爱可以活下去。”

 

“你不会明白的,你没有经历过你不会明白。”这时候慕容想到什么,他翻箱倒柜终于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片金叶子,他把金叶子递给王杰希说,“这是长空法师圆寂时给朕的,说是给一位天师。朕想着,长空法师等的那个人是你吧。”

 

王杰希看着那枚金叶子问:“陛下将叶子归还给我,可有什么要求。”

 

“杀了朕。”

 

王杰希看着一心求死的慕容点头同意道:“好。”

 

“多谢天师。”

 

当长剑刺穿慕容的胸膛时,王杰希分明看到了奈何桥旁一位帝王在等着他的凤皇。

 

王杰希很少做梦,特别是在午休打盹时做梦,他又梦到了一千多年前,他跟方士谦初次相遇的时候,又梦到了那两位帝王。

 

这时候【不倦】书屋走进两位学生,模样俊美的少年拿起一旁的练习题说着:“我是真怕自己高考发挥得不好啊。”

 

另一位冷着脸的少年说着:“你就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放轻松。”

 

“可是苻啊,万一我考不好怎么办。”

 

冷着脸的男人揉了揉身边少年的头发说着:“大不了再陪你复读一年。”

 

“那我可不要,我一定会努力的,老板结账这几本练习题我都要脸。”两位少年走到王杰希面前结账说着。

 

王杰希看着两位少年,透过他们的面容王杰希看到了他们的前世说着:“这一次你们一定会如愿的,实在不行就关注一位叫张佳乐的微博,他会给你们带来好运。”

 

“张佳乐,我听好多同学提起过他,听说转发他的很灵验的苻我们也试试吧。”

 

“有空做这个心思,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做题。”

 

“切…试一试又不怎么样。”

 

王杰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前尘往事不过时过眼云烟罢了。

 

突然他感觉自己被人从背后抱住,王杰希推开身后的男人问:“执行任务回来了?”

 

“是啊,可真想死你了杰希。”

 

“松开我,这天热死了。”

 

“不松手,生生世世都不会放手。

 


评论(3)
热度(10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