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韩叶】《小男友》上篇



一直都很想写一篇大叶小韩的文,写一个温柔叶宠着莽撞韩的故事。

此文有10岁年龄差,慎入!

天气越热人越懒,求红心♥️小蓝手!



【韩叶】《小男友》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情侣之间有了什么小奶狗,小狼狗的称呼。对于有着年龄差的情侣而言,男友比自己小似乎多了一种黏人的甜蜜感。

叶修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平时工作很忙,因为忙所以对于谈恋爱这件事情就耽误了下来。年纪不再年轻却依然是一个人,日子久了难免会寂寞。

这一日叶修回到自己居住的公寓,才发现隔壁公寓来了新房客,大门敞开着见叶修回来后新邻居就热情打招呼说:“先生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黄少天。”少天见叶修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带着一块腕表,胸针和纽扣都很精致,他全身上下价值百万,一看就知道这人是精英中的精英。

忙了一天的工作叶修有些疲惫,可是看到这位活力四射的青年后也微笑道:“你好我是叶修,你是今天搬来的吗?”

“房子装修好有半年了,现在才搬进来。”黄少天一笑露出两颗虎牙说着。

想到之前自己去欧洲出差两个月,原来自己错过了隔壁吵闹的装修声,那还真是一种幸运。

“那恭喜了。”叶修说着。

“哎你没吃晚饭吧,来我家吃吧,文州的手艺可好了。”黄少天热情的拉着叶修进门,一点也没有身为才认识不久的觉悟。

叶修被迫被黄少天拉进门,走进客厅一瞧才知道原来还有另外一位男主人。

另一位男主人名叫喻文州,是某大学的教授。而黄少天则是一位电台主播,难怪话很多的样子。

三人一起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后叶修回到自己居住的家里,看着家里略显冰冷的装修风格,再想起隔壁温馨的风格,叶修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养一条狗来排解下寂寞,只是养狗跟温馨好像也不是很搭。

拉扯着领带倒向柔软的大床手机的信息响了,一看还是那位少年。

大漠孤烟:我已经高考完了,我想去找你可以吗?

一叶之秋:小屁孩你不跟你同学去毕业旅行啊。

大漠孤烟:你一直资助我读书,现在我已经18岁成年了,我想当面谢谢你,顺便打暑假工挣学费。

一叶之秋:学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说了我会资助你读完大学。

大漠孤烟:可是我就是想见见你,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在这世上你就是我的亲人,让我去找你可以吗?

大漠孤烟真名叫韩文清,十年前父母发生车祸当场死亡留下年仅8岁的他,叶修在看到新闻后就决定资助这个孩子,如今一晃十年过去了,自己也从青春稚嫩的大学生,变成了忙碌的大叔。

叶修犹豫了一会后才回复,一叶之秋:你想什么时候过来?

大漠孤烟:明天。

一叶之秋:明天不行,大后天吧,大后天是周末,你来的话我刚好可以去接你。

大漠孤烟:好。

一叶之秋:嗯,很晚了睡觉吧孩子。

大漠孤烟:知道了大叔。

看着变成灰色的头像叶修微微一笑,如果这个家里多出一个年轻人居住的话,会不会显得有烟火气息呢。

叶修在同意韩文清过来后,就吩咐自己的秘书买一整套青少年的必需品,想着家里多出一个人,叶修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叶修开着车子去机场接人。机场出口,叶修今天难得一身休闲打扮,他看着出口的方向,想着那位少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很快一位皮肤有些黝黑,身材高大,背着一个双肩包,面容有些熟悉正在四处张望的青年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叶修走过去喊着:“韩文清。”

韩文清回头就看到一位白皙的青年在叫自己,叶修由于常年待在办公室所以他的皮肤很白,一头凌乱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嘴角带着笑意,因为工作的关系,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毕竟身居高位的叶修知道,商场如战场多得是算计,一不小心就会被下套。

而韩文清却觉得这人看上去好年轻,一点也不像是28岁的样子,只是他的气质让人觉得难以靠近,神秘又透露出智慧就是叶修给韩文清的感觉。

“叶修?大叔?”韩文清疑惑的叫着。

“是我,走吧回家。”叶修说着。

韩文清步伐沉重的跟上叶修的脚步,看着他开着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他拽紧自己的背包,自己好像跟他有些格格不入。

车上叶修问:“高考感觉怎么样,有把握吗?”

“还行吧。”

叶修说着:“不要担心,我相信你。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

叶修噗嗤一笑说:“是你一直想来看我的,怎么现在来了又这么拘束,难道是我太可怕了小鬼。”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侧脸,他脸颊微红道:“没有,你很好看。”

“好了别紧张我也不是吃人的大叔,安心了。”

两人简单的吃完晚饭后就回家了,回家的途中叶修还在担心,自己给这孩子买的东西他会不会喜欢。回到小区时正好看到喻黄夫夫在遛狗,那是一条短腿柯基,名叫大黄。

眼尖的黄少天一眼就瞧见了叶修叫着:“叶先生回来了,咦这位是...你亲戚?”

叶修回道:“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来我这住一段时间。”

人高马大的韩文清怎么看都不像是叶修的亲戚,喻文州问:“是高考结束到叶先生这里放松的吗?”

“嗯,文清这两位是我们的新邻居,你以后会经常见到的。”叶修说着。

韩文清看着喻黄二人说着:“你们好,我叫韩文清。”

四人寒暄了一会叶修就带着韩文清回家了,打开屋门的瞬间突然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叶修带着韩文清来到他的房间说:“你的房间看看喜欢吗?”

韩文清看着房间简单又温馨的布置,看着墙上贴着科比的海报,房间虽小却五脏俱全。他一把抱住叶修说:“谢谢你叶修。”

感受着少年特有的热情,叶修回抱住他轻轻怕打他的肩膀让他放松说着:“这么感动啊,感动的都不叫我大叔了。”

“你才不是大叔,你很年轻。”两人分开,韩文清耳朵微红的说着。

“你先好好洗个澡休息下,明天我再带你去逛逛。”

“嗯。”慢慢松开叶修的手,韩文清留恋他的指温依依不舍的放开。

坐在客厅上听着屋内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叶修觉得心安。看着电视他换了一个轻松的姿势躺下然后又问:“文清你的洗漱用品带够了吗?没带的话我这里有新的你要不要。”

正在洗澡的韩文清听到叶修在叫自己,他赶紧裹了一条浴巾走到房门问:“什么事?”

水珠滴在韩文清健硕的身体上,他的身体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没有特别夸张的肌肉,只有恰到好处的腹肌。浴巾包裹下是一双有力的长腿,无意间看到中间那翘起的地方叶修立即别过眼说:“没什么,我问你带了换洗的衣服没有,没带我有新的。”

“带了。”

“那行,你先洗澡吧。”

韩文清消失在了房门口,叶修想起刚才他的样子觉得口干舌燥,莫非自己有隐藏的变态基因,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感觉到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思后叶修打算回房间洗个冷水澡,等到他洗好澡出来后就看到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看球赛。

叶修坐到他身边问:“想去那玩?还是去先了解下这附近。”

韩文清说着:“我不是很想出去玩,我先在家附近找个临时工来做。”

“我说了我养你供读书,你不用担心学费的事情。”

“我已经成年了,不想再继续花你的钱。我想挣钱给你花。”

“那你就有的来挣了,我可不好养。”叶修笑眯眯的说着。

“没关系我还年轻,以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韩文清语气肯定的说着。

“那我就等着咯。”叶修整个人放松的靠在沙发上跟韩文清一起看球赛。

不知过了多久,韩文清感觉肩膀一沉叶修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看着叶修的侧脸他咽了咽口水,这人真的很好看又温柔,他是真心喜欢,喜欢到想要霸占他。

第二天一早叶修是被一场梦境惊醒的,他看着自己躺在房间内有些惊魂未定,他怎么会梦到那样的梦,那样羞耻不要脸的梦,韩文清他才刚成年,自己怎么能梦到跟他…跟他发生关系。

叶修去洗了一个冷水澡出来,他觉得自己需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了,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导致他精神不佳,才会做出那样羞耻的梦。

打开微信跟王杰希这位心理专家预约了时间,打算找个时间去跟他好好聊聊了。

走出房间就闻到一股香甜可口的早餐味道,叶修家厨房从他住进来后就没有开张过,如今一位身穿高大的青年围着围裙正在煎鸡蛋。见叶修出来后韩文清说着:“醒了,早餐马上就好了。”

“昂。”叶修靠在门边看韩文清做早餐的身姿,微微一笑。

早晨的阳光倾洒下来,温暖了一室的芬芳。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01)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