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旅行的猫

一个懒癌晚期的摩羯座老仙女!

【双花ABO】《西伯利亚的暖流》

你有一条掉落的点梗文更新,请注意查收 @白石白 此文略有渣肉....


张佳乐一位长得过分好看运气却又不是那么好的男人,在第八赛季开始前他突然选择退役打得百花战队措手不及,而他宣布退役后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如今他看惯了南国的繁花似锦风花雪月,想去万里之外的北国看看白雪皑皑,所以在毫无计划之下他来到了西伯利亚北极圈的腹地。

 

张佳乐是跟团来的,七月已是夏季在西伯利亚的平原上依旧是零下的温度,七月的西伯利亚冻原渐渐开始苏醒远处的阔叶林与草地焕发新机,不知名的野花漫山遍野的开着。

 

感受着北冰洋的洋流带来的季风,张佳乐站在一处裸露的岩石上瞭望一望无际冻原和一群群正在孵化幼子的斑头雁,拿着相机四处拍摄,镜头对准远处时与一对同样来自国内的夫夫不期而遇。

 

两人走来向张佳乐打招呼问:“姑娘你一人来旅行吗?”

 

大风把张佳乐扣在帽子内的头发吹了出来,加上厚重的羽绒和他那精致的脸蛋很自然的把他认错成了女孩子。

 

“我是爷们。”张佳乐灿烂一笑道。

 

“一个人来散心啊!”声音比较温柔的男子问。

 

“嗯,反正一个人也是无聊。”

 

“不如我们结伴。”男子提议。

 

“好啊。”

 

张佳乐已经23岁了,但他至今还未分化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一位alpha,因为身体较为强健的alpha总是分化比较晚。三人结伴而行,在这一周的相处过程中张佳乐了解到他们是一对AO夫夫,强壮的alpha叫谢培风,温柔体贴的Omega叫李知夏。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跟们相处的时候张佳乐总是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冷冽清香,就像是雪水中混合着几朵野花的清香。

 

在即将回国的时候张佳乐对那个味道越来越敏感了,他感觉自己浑身发热无力,而且对周围的一切非常敏感他甚至可以感觉到百米之外所有人的呼吸及心跳。

 

 

即将回国而且要在莫斯科转机,在下榻的酒店内张佳乐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非常奇怪忽冷忽热浑身无力,重要的是身下那个可耻的地方流出一丝丝液体。他有一种非常可耻的欲望他想要被人侵犯,而且是被人狠狠的侵犯。

 

张佳乐靠在床边深呼吸,他感觉自己要难受死了摩擦着双腿扯着浴袍深呼吸,突然门外响起那对夫夫的敲门声。

 

“张佳乐你在里面吗?我的天啊这味道是发情期…培风快去通知酒店这里有一位Omega发情了快。”夏至喊着。

 

“救我…”张佳乐喊着。

 

随后房门被打开李知夏走了进来,扶着张佳乐他不敢置信的说:“我的天啊初次分化的Omega…不对你被人标记过了…”看着他脖子上的红点李知夏完全不敢相信,临时标记竟然能有这么长的时效性,那位给他临时标记的alpha到底有多霸道。

 

张佳乐已经完全烧糊涂了,他现在只想缓解体内的燥热扣着身下的地毯无意识的喊着:“大孙…”

 

李知夏知道这是他发情,从未被标记的Omega在他这个年纪发情期会非常难以度过,如果没有遇到合适的alpha来缓解,他会死于发情期的折磨。听着他嘴里一直呢喃着大孙这个人李知夏问:“你有喜欢的alpha吗张佳乐,当初陪你度过分化期陪你度过你第一次发情期的人是谁?告诉我,告诉我!”

 

发情期的初潮因为打了几针镇定剂后张佳乐面前清醒了一会,他摩擦自己的双腿说:“我不知道…我想要大孙,大孙…”

 

“大孙大孙…”找到张佳乐掉落的手机打开他的通讯录并没有发现一位叫大孙的人,只是在看到一位孙哲平的名字后李知夏立即拨号。

 

而孙哲平这边他刚好也在莫斯科出差,正好也下榻到这家酒店看到张佳乐的来电后兴奋的接下电话问:“乐乐怎么了?”

 

“请问你是张佳乐口中的大孙吗?”李知夏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不是乐乐打给他的电话但听那人的语气似乎乐乐出了什么事,孙哲平说着:“是,乐乐出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张佳乐现在在莫斯科出了点意外,他发情了嘴里一直呢喃着你的名字,因为他被人临时标记过所以想问下当初是你把他标记的吗?”

 

“你们在莫斯科哪里?我本人现在就在莫斯科。”孙哲平的心怦怦的跳起来,语气也变得很急促问。

 

“那真的是太好了!我们在XX路XX酒店。”李知夏说着。

 

孙哲平抬头看了看他入住的酒店名字,这世界上发生过无数的奇迹,这一次奇迹降临在了他身上。

 

“那间房我立即过去。”

 

“23楼,235B。”李知夏报了房号过去。

喜欢我就点击我❤,全文请走!


西伯利亚从未有过暖流,但为了追寻你的脚步,我从赤道爬山涉水、远渡重洋而来,终于与你相见。

 

从此寒流与暖流相遇,冻原之上的野花绽放千里,一如多年以前西部荒野之上百花盛放。

 

夏天很快过去,但花香依旧。




评论(6)
热度(97)

© 爱旅行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