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17

本文玄幻+悬疑风,轻松无虐依旧多CP,偶尔搞笑!!! 

本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推敲,请勿较真,谢谢!


第17章:偿还

 

你,有没有见过我?我走了很远,才来到这里。涉过黑山白水,历经百劫千难,在我每一次的人生中找到你。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灵魂摆渡》鬼妻篇

 

喻文州把黄少天带回了自己的公寓,而管楚那边他收到了贺云天发来的信息。

 

黄少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喻文州,他有些委屈的问“老师你怎么了?”

 

喻文州还是温和的表情说着:“少天在做非常危险的事情为什么不跟老师说呢!”

 

“这个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帮韩队一个小忙而已。”

 

“少天,人心很复杂,你不知道出现在你身边的人究竟是神还是魔,所以你以后做什么危险的事情,都要跟我说可以吗,我不希望少天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知道了老师。”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说着:“少天以后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会保护好你的,守护你一生一世。”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的脸颊忍不住泛红,他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问:“老师喜欢我吗?”

 

看着少天的脸,喻文州笑得温柔说:“最喜欢的就是少天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天我都喜欢你少天。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激动的在喻文州上亲了一口说:“我也喜欢老师,最喜欢的人是你。”

 

“不要叫我老师,叫我文州。”

 

“文州。”

 

靠在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心呀蹦蹦乱跳,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不是最好的运气。而喻文州抱着怀里的人,这是一个迟了将近两千年的拥抱。上一世你拯救了我,这一世换我护你一世安好。

 

某茶馆,管楚看着出现的贺云天问:“贺老师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贺云天看着最近有些春风得意的管楚,他说着:“你最近消停一些,警方已经在查我们了,别再找学生来做实验,你不收手迟早被抓。”

 

管楚说道:“当初是你要我把毒品卖给他们,也是你玩弄那些女学生,你现在叫我收手,会不会太迟了。”

 

“管楚,你最近变了。”

 

管楚一笑道:“我老婆死了,我生无可恋,现在唯有钱能给我带来快感,我喜欢钱,我要更多的钱,有了钱我就拥有了一切。”

 

“你疯了!”贺云天看着表情夸张的人,他觉得从前那位孤僻成性,有些目中无人的管楚不见了,现在的他是个疯子,是个随时都会咬人的疯子。

 

“我疯了吗?我没疯,疯的是你。”

 

“我告诉你,你最近不消停小心你的命!我可保不住你。”

 

管楚冷笑道:“你做了那么多肮脏的事情都还活着,我只是喜欢钱,喜欢钱不犯法。”

 

“你疯了!我跟你可不一样。”贺云天觉得现在的管楚根本就是个疯子,他起身准备离开,这时候管楚冷冷的说“B大有一位可爱的学生,他真的很适合做下一位试验品,我们研究的新型药剂可以拿他来试试。”

 

贺云天回头看着他说:“我不会再参与进去了,你好自为之。”

 

管楚看着贺云天的背影继续哼着歌,他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说着:“我只是喜欢钱而已,如果我有很多钱,小言就能活下来了。”小言是他夫人的小名,也是管楚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管楚继续在B大附近走动,他来到王杰希的【不倦】书屋。书屋内,王杰希正在整理一些古书,小猫奶包正在晒太阳,它看到管楚进来后走到王杰希身边,王杰希问:“怎么了?”

 

这时候管楚的声音响起:“小王在整书啊!”

 

“管博士您又来借书?”

 

“不,这一次来看看。”

 

“那您随便看。”王杰希看着奶包拱起身子做出一副防备的姿态,他抱起奶包伸出手慢慢安抚它不安的情绪。

 

“小王在这边开了多久的书屋了,赚钱吗?”

 

王杰希觉得今天的管楚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那里奇怪,面对他的问题,王杰希说着:“还好,糊口而已。”

 

“找女朋友没有?”

 

“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还是早点成家好啊,男人三十而立,像你这么优秀的人,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欢的。”

 

王杰希觉得莫名其妙,他说着:“您今天来找我只是聊天吗?您以前很喜欢看数学书的,今天怎么不看了。”

 

“不看了再也不看了。”管楚继续微笑道。

 

王杰希觉得不对劲,他说着:“管老师您怎么了?”

 

管楚慢慢靠近王杰希说:“这几年我一直在你这借书买书,也麻烦了不少次,我想给你一个礼物。”

 

猫咪奶包对着管楚叫了起来,王杰希也觉得不对了,就在这时方士谦出现在店里:“杰西你有客人?”

 

管楚回头看到一位身材健硕高大的男人,男人带痞笑手腕上有一道伤疤,管楚说着:“我先回去了。”

 

管楚在路过方士谦身边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说:“既然是个文化人,就不要沾染上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杀人放火这种事情我们来做就好了。”

 

管楚看了方士谦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位先生!”

 

“离杰西远一点,我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方士谦警告。

 

管楚看了方士谦走了,这时候王杰希问:“你这几天去哪了?”

 

“去办一点事。”

 

“什么事情?”

 

“杰西是在担心我吗?”

 

“你想太多了。”放下奶包王杰希继续整理书籍。

 

方士谦不知道从哪弄出一包小鱼干就要喂猫,他蹲下身子说:“刚才那个管楚想要杀你,你知道吗?”

 

王杰希蹙眉道:“他不敢!”

 

“你怎么知道他不敢,他口袋里藏着一根针,我猜一定是根毒针。他在你这借了那么多书,现在警方又在查他,他一定害怕你会给警方提供什么线索,所以你死了就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不可能,他这么做才是打草惊蛇,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有理由,他要逃。”

 

“你怎么知道?”

 

“我自有我的办法。”

 

“方士谦!你到底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脸,他喂猫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说着:“杰西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不需要你保护。”把书籍整理好,王杰希抱着猫就上楼。

 

方士谦看着人的背影,这人好像真的很口是心非。


评论(2)
热度(78)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