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16

本文玄幻+悬疑风,轻松无虐依旧多CP,偶尔搞笑!!!

 

本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推敲,请勿较真,谢谢!


我要酝酿几篇贺文溜了溜了........



第16章:上钩

 

贺云天带着叶修回到他的办公室引来一些老师的注意,众人想着警察为什么来找贺云天。

 

叶修看着贺云天的桌面,果然是有条不紊的样子。文件排放整齐,教学书也是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水杯放在特定的位置,就连一些学生的资料他都很整齐的摆放,他应该是一位强迫症患者。

 

两人来到会议室坐下,贺云天问:“叶队有什么想问的。”

 

叶修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大事,贺教授也不用紧张。”

 

“我当然不紧张,叶队您问吧。”

 

这时候苏沐橙拿出一些资料问:“您认识三位学生吧。”

 

看着明艳动人的苏沐橙,贺云天在触碰到沐橙的指尖时还刻意的停留了一会,他的小动作都被叶修看在眼里,他只是微微笑想着,这位贺教授也是一位自信的人,看好的皮囊的确赋予了他很多的便利。

 

贺云天看着三位学生的照片说道:“认识,他们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听闻是在租出屋内自残而死,叶队这是真的吗?”

 

叶修看着他说着:“不是真的。”

 

这时候贺云天有了一个微微挑眉的动作,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被叶修捕捉到了,贺云天问:“我也是听一些消息知道的,当然具体的死因还是以警方的调查为准。”

 

这时候苏沐橙又说道:“其实我们这一次来走访不是为了这三位学生的死因,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来调查校园毒品案的。那三位学生的死亡,案子已经交给重案组了,我们这次来是为了特殊案件组调查的校园毒品案。”

 

“毒品案,这我的确不清楚....”贺云天收起刚才和善的表情,他开始显得谨慎。

 

“我们得到一些消息,境外有一股贩毒势力已经渗入我国,而警方的线人也失踪了,加上这次何晓红三人因为吸食过量毒品自残而死的消息,警方现在开始大力调查贩毒案子。贺教授,请问下今年3月19号的时候,您在哪?是否在B市,如果不在,那么您当时去了哪?您在B市当时又是跟谁在一块,您能说说吗?”沐橙丝毫不给贺云天喘息的时间,直接询问。

 

“这有什么关系吗?”贺云天问。

 

“我们得到消息,在B大的一些大学内,有人以给学生减压为由,给学生销售毒品,而这种毒品是市面上从未有过的,是一种新型毒品,它的计量是海洛因的15倍以上,而根据线人的情报,这些贩毒者就在B大和理工大。他们有目的的寻找学生来做实验。”苏沐橙看着他说着。

 

贺云天的双手开始出现冷汗,他在桌子下揉擦道:“这好像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吧,你们这样怀疑是要讲究证据的。”

 

“教授,我们这是例行走访询问,不是把您当做嫌疑人对待,您不要紧张。”这时候叶修轻松说道。

 

“我当然不紧张,这是这么突然的询问,我作为一名学者有些受不住而已。”

 

“那么3月19日您到底在哪呢?”苏沐橙继续问。

 

“我在B市,我跟B大的管楚博士在一起,我记得那天我们上午一起喝茶,下午的时候各自回家,哦对了那天天气挺冷的,他穿着一件大衣,我穿的是一件夹克衬衫,我们是在绿林茶馆喝的茶,喝的是信阳毛尖,是用春雨泡的,味道很不错。”

 

叶修听到着说着:“是嘛一听就知道是好茶,您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打扰您了,我们先走了。”

 

“没事,你们慢走。”

 

苏沐橙在整理资料的时候突然说道:“贺教授您最近最好不要去有水的地方,会引来祸事的。”

 

沐橙的话让他一愣,在叶修和苏沐橙走后他表情有些狰狞,到底是哪位线人走漏了,他不是说所有的线人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有一位漏网之鱼。

 

离开教师办公室的叶修问:“沐橙,你说一个人在什么的情况下可以说出半年前某一天的细节,而且还说的这么仔细。”

 

沐橙撩了撩头发说:“当然是在说谎的情况下。”

 

“是啊,他为什么说谎?毕竟3月19号那天是个很平常的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就说明,他半年前的确做过什么事情,而且那件事情还是个秘密。”

 

“查查吧,贺云天的狐狸尾巴要藏不住了,你说他这个时候会联系谁?”

 

“管楚。”

 

叶修跟苏沐橙离开了理工大,另一头一直在秘密注意黄少天的韩文清,也终于盼来了管楚对黄少天下手的时机。

 

这一天黄少天又一个人游荡在B大附近的美食街上,韩文清跟几位便衣警察就在周围保护他,这时候韩文清感觉自己的肩膀被谁拍了拍,一瞧才发现是喻文州。

 

喻文州微笑道:“我瞧着少天最近不对劲原来是因为韩队。”

 

韩文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叶修总说黄少天命格特殊,我就想着能不能请他帮这个忙,他没有犹豫也就同意了。”

 

“我知道,少天一直都是这样。”

 

这时候韩文清的耳机内传来同事的声音,说是管楚出现在了黄少身边。

 

韩文清说道:“目标出现,保护我方人员。”

 

韩文清打算去跟同事汇合,这时候喻文州拉着他说:“韩队,管楚这个人心思缜密,你们这个时候去只会打草惊蛇而且还抓不住任何把柄,弄不好还会被他反将一军。”

 

韩文清立即冷静下来说道:“继续观察不要打草惊蛇。”

 

另一头黄少天看着出现在他身边的管楚,他开始按照之前的剧本说着自己的烦恼。管楚听到后忍不住关心的说着:“我如果有孩子,他应该跟你一样大了,孩子你要是不嫌弃,就把我当成你的义父,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都可以找去,我会尽力给你帮忙的。”

 

黄少天露出微笑道:“谢谢老师,有您陪伴真好。”

 

“没事的孩子,一切都会过去的。”管楚笑的非常和善。

 

在跟管楚分别后,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在管楚身上看到了一团黑气,那黑气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在回学校的路上黄少天遇到了喻文州,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我问:“少天去哪了?”

 

“没去哪呀!”黄少天心虚道。

 

“是嘛。”喻文州继续拍打着黄少天的肩膀。

 

“你怎么了老师。”黄少天问。

 

“没什么只是看不惯有人在你身上留下印记而已。”喻文州表情冷漠的看着黄少天身上的黑手印,心中不爽。

 

而听着一头雾水的黄少天脑海里只是闪过无数个问号?????啥意思!为什么不说清楚!!!!!


评论(5)
热度(86)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