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11

本文玄幻+悬疑风,轻松无虐依旧多CP,偶尔搞笑!!!

 

本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推敲,请勿较真,谢谢!


今天是吐血的一天😂😂😂😂,从现在开始吃土到过年!




第11章:线人

 

旁晚方士谦高烧退去,醒来看到的就是王杰希古色古香的房间。此时王杰希正在楼下,看着出现在自己书屋的两位狗男男,他心情很不爽。

 

叶修跟韩文清走访着,走着走着就到了王杰希的【不倦】书屋,看着趴在王杰希大腿上的小奶猫,叶修揉捏道:“哟奶包你好想又胖了,该减肥了小心老王不要你。”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韩文清在这只猫身上看到了鄙视的眼神,叶修这人特别嚣张,揉捏完奶猫后还觉得不够,还想要把它抱起,王杰希制止道:“你们两位到我书屋来干嘛?”

 

叶修坐下说道:“我们在查一个案子,有一条线索指向你的书屋。”

 

“什么线索?”王杰希问。

 

“B大的管博士跟理工大的贺教授是不是来你这借过书?”

 

“管楚博士跟贺云天教授吗?他们两人的确经常到我这借书也买书,有什么问题吗?他们两人是旧识,又都是高级职称教师,借书很正常。”

 

“你能给我看看他们到底都借了什么书,买过什么书吗?”叶修问。

 

“你们怀疑他们两位跟三位学生的死有关?”王杰希问。

 

“他们一位是数学教授一位是化学博士,而且他们都有跟三位死者接触过,我们有理由怀疑。”韩文清说着。

 

“他们两人都是在各自的领域享有绝对的权威,你们怀疑他们不怕引起舆论?”

 

“什么时候舆论能干扰司法办案了,如果他们真的没问题我们自然不会怎么样,如果不干净也早该清除,如果连绝对的权威都有问题,谁还会去拥护权威。”叶修说着。

 

站在二楼的方士谦听到这句话后内心热血沸腾,他已经好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

 

要是当年他再执着的追查下去,是不是他的上司就不会死了。方士谦看着自己的双手,觉得自己一直追寻的所谓真相,到头来却是更深的绝望。

 

那双凝望深渊的眼睛,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变成了深渊。

 

从方士谦站在二楼的时候韩文清就已经发现他了,他看着二楼问:“楼上似乎有客人。”

 

王杰希一瞧说:“是的我的一位朋友来找我。”

 

“你这位朋友似乎受了很重的伤。”韩文清看着方士谦说。

 

方士谦与韩文清四目相对,好像眼里还并发火花。方士谦慢慢走下楼梯看着两人问:“你们是谁?”

 

叶修一笑道:“老王你这位客人很特殊啊!”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下楼了问:“你怎么下来了?”

 

“看到两位小朋友就忍不住好奇心下楼看看。”方士谦收起痞笑表情严肃。

 

小朋友!居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自己是小朋友,叶修看着方士谦,此人功德深厚却带着人命,周围缠绕着紫气,说明此人曾经救过一位身带王族贵气的人。

 

叶修说着:“我才知道老王你有金屋藏娇的时候。”

 

“什么金屋藏娇,他只是我救回来的一位朋友。”王杰希解释。

 

“你们是警察?”方士谦问。

 

“对。”韩文清肯定的说着。

 

“杰西我能跟这两位小朋友谈谈吗?”方士谦问。

 

王杰希看着三人说着:“可以去我书房吧。”

 

“谢谢,两位请。”方士谦微笑说着。

 

叶修和韩文清跟着方士谦上了二楼,书房内方士谦看着韩文清说:“韩文清重案组组长,叶修特殊专案组组长,你们两人都在追查一件毒品走私案对吗?”

 

韩文清看着方士谦他本能的觉得这人很危险,他把叶修推到自己身后问:“你是谁?”

 

“我是谁,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方士谦笑问。

 

“你是土狗!”土狗正是那位神秘线人的代号。

 

“两位组长,我知道那三位小朋友的死有很多的疑问,而我是唯一可以给你们提供线索的人。”方士谦站久了觉得支撑不住,他扶着黄花梨木椅慢慢坐下。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B市,我得到的消息是你本应该在缅甸。”韩文清问。

 

“因为毒枭内部发生叛乱我带着重要的信息逃了出来,那三位学生的死也跟这个有关,是我去的太晚了,没来得及救下他们?”想到逝去的三位年轻的生命,方士谦就很后悔。

 

“他们果然是被灭口的,不是自杀。”叶修肯定的说着。

 

方士谦看着叶修问:“叶队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

 

“我知道,在困境中以为自己看到了救赎自己的人,却没想到最后,救赎自己的人才是最后的魔鬼。”

 

“那三位学生就是这样死的。”

 

“什么意思?”韩文清问。

 

“林泽和孙涛是被何晓红杀的,在杀完他们两人后何晓红自杀了,他们因为染上毒瘾有自残倾向,所以看上去他们都是自杀的,其实是何晓红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把他们杀了,然后在自杀。我记得何晓红跪在地上求我杀了她,可是我做不到。她死前很崩溃,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尊敬的人就是那个恶魔。”方士谦说着。

 

“毒品是谁给他们的,高于海洛因15倍的计量显然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而且还是新型毒品,其实他们三位也一直都是试验品,究竟是谁在偷偷提炼毒品,然后再卖个贩毒集团,贩毒集团为了证明毒品的纯度就拿三位学生来做实验。你作为线人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关卡,到底是谁?”叶修似乎已经抓到了重点,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

 

“你们敢挑战权威吗?”方士谦问。

 

听到这叶修说着:“不管是谁,犯了罪就该受到惩罚。”

 

韩文清也说着:“没有我韩文清找不到的罪犯。”

 

“不愧是警界双雄,如果当年他也这样就不会死了。”方士谦说着。

 

当年、他又是谁?

 

方士谦说着:“我得到的线索,B大跟理工大的两位权威暗地里在提炼毒品贩卖给贩毒集团,而且已经形成了一条生产链。”

 

已经形成生产链说明就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有很多人都参与了,所以方士谦才问,你们敢挑战权威吗?

评论(8)
热度(90)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