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全职】《特殊案件专案组》01

 新文求支持,依旧慢热,本文玄幻+悬疑风,轻松无虐依旧多CP,偶尔搞笑!!!

本故事纯属虚构,经不起推敲,请勿较真,谢谢!

此文韩叶的人设是,弯掰直。其他CP的人设暂不剧透,且先看我们心脏的修修如何潜移默化的把直男韩给掰弯了!


第1章:警界双雄


“半个月前X市某郊外发生一起重大盗墓事件,距今1900年前的一座王侯大墓被一些盗墓贼非法炸开,墓道被毁丢失不少文物,目前X市警方已成立专案组.....”电视中正在报道着X市的新闻。


正在休假的韩文清看到新闻后换了个台,画面一转来到一档鉴宝节目,节目里一位年轻的专家看着一盏素白莲花纹汝窑茶具说着:“这明显就是清代仿造的,虽然比不上宋代的汝窑,但这清代仿造的也算有点价值,老人家我给你的估价也就最多二十万。”


把汝窑拿来鉴定的老人家气哄哄的说着:“我这明明就是真品,就是宋代的不是清代,你这专家根本就是二流货色,不识货。”



青年手里拿着一支类似扫把的毛笔,他的一只眼睛比平常的大一些,瞳色是少见的灰色,看到老人家不服气的语气他只是随意的说着:“我认为的就是这样,老人家你要是不信可以去下一位鉴宝大师哪里看看。”


老人家拿着自己的汝窑气愤的走了,电视外的韩文清看到这,觉得这位青年挺有自己的脾气的,而且这么年轻就是专家了。


这时候韩文清的手机响起一看来电人是张新杰问:“新杰怎么了?”


“头出事了,你赶紧回警局。”电话那头张新杰看着送到法医室的尸体心中燃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韩文清回到警局后,冯局长亲自组成专案组开展调查,韩文清在踏进办公室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


昨晚在B市郊区发生了三起命案,两名死者被吓死,一名死者心脏被挖走,从尸体上看,死者是被什么尖锐物剥开胸膛直接取走了心脏。


韩文清看着现场取证的照片,落座后问:“局长案件进展如何了?”


冯宪君看到韩文清后神色才轻松一些,他说着:“初步怀疑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连环杀人案,韩文清蹙眉问:“凶手还在哪里犯过案?”


一位带着眼睛模样看上去很是斯文的警察说着:“半个月前X市发生一起重大盗墓事件,大墓被盗不少文物被毁严重,而一周后警方在临市发现了几位盗墓贼的尸首,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被吓死了,死状很残忍。而且类似的杀人手法一共发生了五起,分别在X市,L市,北市,燕山镇,最后一起在B市。”


韩文清看着凶手的路线说着:“没有目的性没有固定的人群,这凶手很奇怪。”


“没错,不过从后面两起案件来看,凶手开始挑选杀人的对象了。”


“你是说之前三起是随机的。”


“对,而且案发的时间都是在下半夜。”林敬言调取了当时的现场照片,果然一些场面很是恶心。



韩文清问:“X市警方有提供什么线索,凶手犯案具体地点,现场的足迹和指纹有采集吗,心理侧写师给出的侧写数据给我看一下。”


“侧写没有出来。”林敬言说着。


“没有出来什么意思?”


“当然给不出来,因为凶手很不确定,或者可以说是凶手非人类。”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位打扮随意懒散,点着一支烟头发凌乱,模样却很俊秀的青年走了进来。


“你又迟到了叶修。”韩文清看着叶修说着。


“这不会议才刚开始嘛。”叶修坐下把烟熄灭说着。


叶修,韩文清被誉为警界双雄。两人都以优秀的成绩警校毕业,两人都在警局中担任组长,一个能文,一个能武,两人被誉为B市的守护星。


他们毕业后,韩文清成了重案科重案组组长,而叶修则成了警局中最最神秘的特殊案件专案组的老大,两人互看不顺眼是整个警局都知道的事情。


叶修接过林敬言的资料说:“冯局,这件案子我们特殊专案组接手了。


“确定是特殊案件吗?”冯局问。


叶修看着照片说着:“确定。”


“等下冯局,这案子我们重案组能破。”


叶修撑着下巴看着韩文清说着:“你破不了的。”


“没有我韩文清破不了的案子。”韩文清说着。


“老韩别那么要强嘛,有时候输给我不丢人。”


“冯局,我申请加入调查。”韩文清起身说着。


冯局看着叶修又看着韩文清最后问:“叶修你觉得呢?”


“既然老韩想要加入,那也行啊,我们特殊专案组最近正缺人手。”


“那行,我要你们十五天内把凶手缉拿归案。”冯宪君说完率先离开。


韩文清看了眼叶修,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跟叶修一起办案,叶修看着韩文清说着:“老韩合作愉快,希望你不要被吓到。”


“哼,这世上就不存在把我吓到的人。”


“如果不是人呢?”


“不是人难道是鬼,叶修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大家都相信科学别信什么鬼神之说。”


“先去新杰哪里看看情况吧。”叶修说着。


法医室,张新杰才把最后一具死者的尸体收到裹尸袋内,看着出现在自己工作地盘的两人问:“奇怪了你们两位居然会一起来找我,稀奇啊。”


叶修问:“有什么情况吗?”


“送到我这的几具尸体都是被吓死的,我解刨两位死者时,发现他们的心脏上外部布满血纹,而且坚硬,略有细微的不明颗粒物,而里面已经化了。至于那位丢失心脏的死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生生挖心脏的人才,他心血管外翻,显然心脏是活生生被扯出来的。”张新杰说着。


“我能看看尸体吗?”叶修问。


“可以。”


拉开箱子把裹尸袋打开,叶修看着死者的伤口最后说道:“好了。”


“新杰,死者身上除了心脏吓破外还有什么伤口。”韩文清问。


“他们死前应该挣扎过,十指的指甲内有泥屑,有拖拽的伤痕,膝盖有淤青,应该是见到凶手后想要逃跑没成,最后被吓死了。”


“我明白了。”韩文清说着去。


这时候叶修说着:“凶手的怨气很大。”


“怨气。”韩文清不解。


“是的,而且有很重的报复心态。”叶修说完离开了法医室。


三人路过警局大厅的时候,外头正有一位青年在大闹。


青年大约二十岁出头,穿着一件白衬衫牛仔裤皮肤有些略黑,背着一个双肩包模样看着像一位大学生,青年怀里抱着一件东西说着:“我不是盗墓贼,这件东西是我从海里打捞起来的,我不是盗墓贼。”


“这位先生,您怀里的这尊青铜簋与之前X市王侯大墓被盗的属于同一批文物,我们有理由怀疑您跟那起大墓被盗有关。”


“什么X市,Y市的我去都没去过…我不知道,我只是来鉴宝的,谁知道被你们抓起来了…放我走…”


青年跟民警僵持着,这时候叶修走过去说着:“我能看看你怀里的青铜簋吗?”


“你谁呀!”青年问。


黄少天准大学生,G省某靠海小镇人,暑假期随父母出了一趟海捡回一个青铜簋,本着前来学校报道随便鉴宝的心思,没想到一到鉴宝中心就被坑里不说,还被抓到警局,流年不利说的就是黄少天。


黄少天心里默默在诅咒那个大小眼的神棍,别让小爷我再碰见他,碰见一次揍一次。


评论(8)
热度(158)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