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旅行的猫

一个懒癌晚期的摩羯座老仙女!

【双花】《南北》

 @用户6073465576 ❤亲点的双花已经写好啦!前来领取吧!


我爱你的距离跨越南北不分天涯!


下一章预告,韩叶有肉敬请关注《恰逢其时》


【双花】《南北》

 

自从孙哲平因伤退役后张佳乐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第九赛季他转会去了霸图才听到了关于他的消息。义斩这个初入联联盟因为叶修那个家伙而声名大噪的战队,而这个战队正好在B市,孙哲平的老家。

 

对于张佳乐而言B市与Q市的距离不算太远,但对于之前的K市来说那可真的是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了。孙哲平一直都是张佳乐心中的一点个疙瘩,想起他就想起那年的西部荒野之上他与自己霸气组建战队的情形,一晃六七年过去了,在孙哲平离开百花之后张佳乐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封印在心里,不去想不去碰。

 

Q市夏季的风里带着淡淡的海腥味,今天霸战队外出散心一起跟来的还有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家伙,看着远处韩文清带着叶修在浅滩处学习游泳,躺在遮阳伞下的张佳乐喝着柠檬茶,吹着海风好不快活。

 

这时候林敬言走来问:“乐乐你不去游泳?”

 

张佳乐看着火辣辣的太阳摇摇头说着:“不去晒死了。”

 

“男人怕什么晒,晒黑些才更男人。”林敬言说完还刻意露出自己健硕的双臂。

 

张佳乐整理了下墨镜说着:“不去我已经晒够太阳了。”

 

远处叶修大声的喊着:“乐乐你快过来看看,这里有你的亲戚。”说完举起一个颜色艳丽的海贝。

 

张佳乐听着叶修的声音回应道:“是你的亲戚吧!”

 

“你不是贝壳吗?有句歌词怎么唱来着,我越来越像贝壳怕心被人触碰,好像是梁静茹的歌吧!形容现在的你最合适了。”叶修走来说着。

 

看着浑身湿哒哒的叶修张佳乐一脸嫌弃的说着:“你走开我不想跟你说话。”

 

“好热啊张副队我们去买个西瓜来吃吧!”宋奇英热的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说着。

 

张新杰看着已经在遮阳伞下躺了大半天的张佳乐说着:“那就麻烦张佳乐前辈去买个西瓜和冰激凌回来了。”

 

“为什么是我去?”张佳乐不服。

 

“因为前辈已经在这里躺了2个小时34分钟53秒了。”

 

看着张新杰的样子张佳乐不情愿的起身说着:“好吧我去买。”

 

海滩附近的小商店内是有水果和冰激凌买的只是价钱比较贵,反正也不急张佳乐就慢慢的走出海滩到附近的路边去买水果。买好一个大西瓜后张佳乐往回走,这时候另一条小路上也走来一群人张佳乐没有注意看,等到看清来人后张佳乐愣住了。

 

孙哲平他还是那么高大,现在的他西装革履打着领带拿着一个公文包身边还跟着几位年轻人,他变成了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之前在百花时那副狂野霸气的模样。孙哲平也看到了张佳乐,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留着一个小辫子,那张精致的脸见到自己时带着一丝惊讶,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和从前一般,眉目精致但在眉间又透出一股忧愁。

 

这么多年来乐乐你过的好吗?孙哲平见到张佳乐时很想问他这一句话,但似乎又找不到什么理由。

 

张佳乐觉得两人都愣在原地的样子有些傻,又不是什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么尴尬干嘛,他主动上前打招呼说:“嗨好久不见大孙。”

 

孙哲平这才露出笑容说:“好久不见乐乐。”

 

“这是在谈工作吗?”张佳乐看着他身边的人问。

 

这时候孙哲平身边的一位年轻人问:“老孙这位是?”

 

“张佳乐我朋友。”孙哲平介绍。

 

“朋友怎么没听你说过。”那朋友疑惑的语句。

 

“那你先忙我先走了。”张佳乐看着大太阳先提出离开。

 

“你在哪我等会忙完去找你。”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问。

 

“我跟霸图的人一起出来的在西角滩那边。”

 

“行。”放手让人走了。

 

张佳乐走后孙哲平对着身边的秘书说:“去看看他到底在那个地方。”

 

“是老板。”

 

傍晚日落霸图队员搭起帐篷准备在此夜宿,烧烤摊前叶修正在挑选食材见张佳乐漫不经心的样子问:“怎么了乐乐从你买西瓜回来就一直这样,见鬼了。”

 

“老叶你少说话会怎样!”

 

“你遇见孙哲平了。”坐到他身边叶修笑的特别狡黠。

 

“你怎么知道?”张佳乐惊讶问。

 

“就你这样什么都藏不住的我一看就看出来了。”

 

“哟各位你们在这呢?”突然响起孙哲平的声音张佳乐整个人愣了一下。

 

“孙哲平!”韩文清惊讶的声音,张新杰也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乐乐我来了。”孙哲平对着张佳乐喊着。

 

张佳乐起身看着人问:“你..你怎么来了。”

 

“我说了要来找你的啊!”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还是一副别扭的样子转身问:“老叶听说你跟老韩苟合在一起了?”

 

“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苟合!”叶修鄙视凸^-^凸。

 

“乐乐你要吃什么我给你烤!”孙哲平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张佳乐也看到了他右手上那缠绕的纱布,他的手还是没好吗?

 

“不用了我不怎么习惯吃海鲜。”张佳乐拒绝。

 

“没事尝尝嘛我亲自给你烤。”说完他拿起一个扇贝烤了起来。

 

 

叶修带着一股八卦味问:“你跟孙哲平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前男友!”

 

“什么?”叶修惊讶。

 

“我们已经分手了,分手很多年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因为他的手?”

 

“不是,是他家里的原因。”

 

“他家里反对?”叶修更好奇了。

 

张佳乐不愿多说了,只是这一晚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孙哲平对张佳乐的那种在乎与呵护,那种捧着手心里的小心翼翼。这时候晚上八点,张新杰提出要去游泳众人兴致勃勃韩文清看着身边的孙哲平问:“老孙去吗?”

 

“我就不去了吧,我怕吓到你们!”孙哲平喝着啤酒一笑道。

 

“吓到我们老孙你也太吹牛了,我们老韩同志可是在海边长大的人称海龙王还会怕你。”叶修拍了拍韩文清肩膀得意的说着。

 

孙哲平看了张佳乐一眼说:“不是这个原因,是我身体有伤不好给你们展示。”

 

“伤?你身上有伤?什么伤?”张佳乐问。

 

“乐乐没事的!”孙哲平碰了碰张佳乐的额头笑的温柔的说着。

 

“我不信你把衣服脱了。”张佳乐这才想起来他今天一整天都穿着长衬衫,不管多热都是这样,似乎是不想让人知道他身体的情况。

 

面对张佳乐的动作孙哲平只是轻轻站起就把人往自己怀里带,压着他的脑袋说着:“没事的乐乐。”

 

“我叫你把衣服脱了!”张佳乐气势汹汹眼眶微红。

 

孙哲平在张佳乐的压力下慢慢解开扣子,叶修和霸图众人一副什么情况的表情。张佳乐嫌弃他脱的慢一把撕开他的衬衫就看到了那纵横交错的鞭痕,胸前,后背数十道深深的鞭痕打在身上,张佳乐不敢想象当时这些鞭痕打在他身上有多痛,他想都不敢想。

 

张佳乐浑身发抖的拉着人走了直到来到一处黑暗处问:“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些年不见我是不是就是这些伤的原因,你告诉我孙哲平这些伤是不是因为我。”

 

把人抱进自己怀里孙哲平说着:“都过去了乐乐!”

 

张佳乐在孙哲平怀里把这些年的不甘和委屈,把这些年的思念全都痛哭了出来,孙哲平捧着张佳乐那哭花的脸说着:“不哭了乐乐,现在我家里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所以你不哭了好吗?”

 

他这一句话令张佳乐再一次奔溃,他家人的妥协想必就是那一身伤换来的,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什么都做不好,事事都要大孙帮他周旋。张佳乐哭着说:“大孙当初你妈妈对我说,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你情我相愿都能修成正果的,我们之间不该产生爱情。她说你应该娶一位家世能与你匹配的女子,说你爱错了人。大孙我害怕我自卑所以才说分手的,你能原谅我吗?”

 

孙哲平看着人温柔的说着:“当年你说分手我没同意啊!”

 

张佳乐破涕为笑说:“所以我们还是恋人对吧。”

 

把人抱进自己怀里孙哲平肯定的说着:“当然,以前是以后也会是,乐乐B市与K世的距离不过是2584.35公里,我们之间从来不是南北的距离,我爱你所以即使爬山涉水我也在所不辞。”

 

“大孙..”主动亲吻孙哲平的嘴唇张佳乐笑了,露出一个真真开心的笑容,他眉目舒展笑容灿烂。

 

我爱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有一间坐北朝南的院子,院子里种着许多向日葵,有一只猫一只狗有一座石凳,还有你大孙。


评论(4)
热度(38)

© 爱旅行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