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旅行的猫

一个懒癌晚期的摩羯座老仙女!

【靖苏】《少年游》

亲 @yokomin 你的点梗文已经写好啦!来领取吧。


这个梗来自我很喜欢的一句诗!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希望你喜欢。


【靖苏】《少年游》

 

如今的大梁在长林王府的护卫下外无战事内无忧患,这一切都是景琰和长苏教出来的两个孩子,当今天子和长林王萧庭生的功劳。

 

如今先帝仙逝已经有十有余年,曾经的琅琊榜首江左梅郎也已经去世十年。这十年来长林王府屡建奇功,新帝也爱民如子,如今朝政清廉边疆安稳,是他们两兄弟联手一同开创了新的盛世。今关于前朝那段江左梅郎与武帝的事情早已经被人所遗忘,只是在一些茶楼酒肆里还能听到一些关于他们的故事。

 

惊蛰时节一匹骏马飞驰在金陵城郊外,细雨绵绵中一匹白马上坐着一位白衣少年,少年眉目如画嬉笑的对着身后的人喊着:“景琰快点!”

 

少年身后也跟着一位红衣少年,少年喊着:“小殊你慢点!”

 

林殊,萧景琰这俩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呢?这一切都源自于蔺晨无意间打破的一个香炉有关。蔺晨从北海得到一个香炉,听闻这香炉有扭转时空的力量,蔺晨研究了半天没能研究出什么结果,却在他一个不小心打破香炉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死后的长苏变成了少年林殊的模样,他一晃来到了几十年后,在这里他遇到了同样因为香炉而变成少年的景琰。

 

两人痛快的畅游了几十年后的大梁,就在这惊蛰时节二人回到了金陵。金陵城外看着高大的城墙林殊说道:“景琰你看这么多年了金陵一点没变。”

 

少年的景琰眉宇间带着些稚气,两人如今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张扬与自信。景琰看着金陵二字说着:“是啊,这应该是我们死后十几年的大梁吧。”

 

“我们走吧!”牵着马儿两人走进金陵城。

 

在风中飘扬的酒旗,街道上商贩们的叫卖声和酒肆内传来的酒香,这一切都组成了如今金陵城的模样。

 

林殊路过曾经的苏宅指着这日渐荒凉的院子说:“景琰你看十几年后的苏宅变成这这幅模样。”

 

一株柿子树露出墙头看着树叉上的新芽景琰说着:“反正也没人住荒凉就荒凉了吧,让那些属于我们的记忆随风飘散。”

 

“物是人非啊!没想到死后我的府邸竟变得如此。”长苏感叹。

 

“哥哥等等我…”苏宅大门内跑出一位小娃,小娃身穿浅蓝色的棉袄追着一位少年。

 

身姿高挑的少年看着身后的弟弟接过他奔向自己的身子说:“你跑那么快干嘛平旌?”

 

“谁叫哥哥不等我的!”七八岁的小娃很不满哥哥走的太快模样委屈巴巴的。

 

哥哥牵着弟弟的手说着:“那我们在这里等父王。”

 

这时平旌看到了远处的长苏和景琰指着长苏说:“哥哥你看有神仙在哪呢!”

 

平章也回头看着长苏和景琰一笑说:“傻平旌哪里有什么神仙,人家只是路过而已。”

 

这时候苏宅内也走出两位青年,青年一高一矮。身材较高的那位一脸威严正气,在他身边那位则是温润如玉却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王者的霸气,这两人正是长林王萧庭生与当今天子。

 

“皇上今日逛了这先生的府邸心情好多了吧!”萧庭生问。

 

皇帝一笑说:“父王与先生仙逝十年有余,如今朕在这个位置上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生怕辜负了父王的临终之托,王兄可知朕心里的苦。”

 

萧庭生看了看皇帝说着:“为兄如何不知,你心里的压力我都知道,为兄也一定竭尽全力辅助你的。”

 

“有王兄在朕不怕。”

 

“皇上去用膳吧!为兄知道有一家酒馆饭菜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王兄请客朕定是要去的。”

 

四人一起离开了苏宅远处的长苏和景琰看到后说道:“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还真是好啊!”

 

“你我教出来的孩子自然是优秀的。”

 

“走吧去看看他们。”

 

长苏和景琰也跟上他们的脚步,来到一座酒肆内在他们四人一旁坐下。才坐下就听到庭生说着:“子念为兄知道你因为淑妃的去世而伤心,但人死不能复生你如此执念与她,只怕她轮回转世也不得安心的。”子念正是当今陛下的乳名。

 

“我知道,只是我忍不住。我很是羡慕父王父皇与先生的感情,父皇为了先生宁愿提前退位也要带着先生去云游四海,父皇和先生那样的神仙眷侣让我很是羡慕。我本以为淑妃的到来能使我看到希望,希望自己和她也能像父皇那样,只可惜她命薄。”

 

庭生一听皇帝说出这样的话立即怒斥道:“子念这些不能乱说,你宠爱淑妃可以但你把皇后置于何地。”

 

景琰一听自己唯一的儿子竟然因为一个女人而伤心至此忍不住脾气上来,他才要起身训斥却被长苏制止住说:“你这时候去他可不认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几十年前的模样,他都还没出生呢?”

 

“我是我忍不住小苏!”

 

“你还说别人想想当初你自己为了我做了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吧!”

 

“只是…”

 

“只是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去批评他们了。”

 

“哥哥你看那两位神仙还在呢!”坐在一旁的平旌激动的说着。

 

神仙?皇帝和庭生一同看向景琰和长苏。在见到他们二人的容貌后震惊了许久,庭生走来问:“敢问两位先生尊名?”

 

长苏一笑道:“林殊。”

 

“林殊…林殊…”庭生低喃。

 

皇帝也走来看着景琰问:“这位…”

 

“沉溺与小爱之中不顾天下苍生,你这位皇帝哪里有我的半分姿态。”景琰看着儿子语气一如之前。

 

皇帝在听到这位长相神似父皇,语气与父皇训斥自己时一模一样的少年时忍不住后背发凉。他问:“先生尊名?”

 

“萧景琰。”

 

“父皇。” “先生。”皇帝与庭生一同喊着。

 

景琰看着两人说道:“我将这天下交给你们是希望你们能上对得起先祖下对得起苍生。现在这天下海晏清河但仍不可松懈,皇帝你身为一国只君更要明白你身上责任的重要性。”

 

长苏听见景琰的训斥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好了好了你都死了还这么放不下这天下。”

 

“先生何以会死而复生?”庭生问。

 

“我们也不知道,或许是放不下你们吧!”长苏解释。

 

“父皇。”皇帝倒是欣喜的看着景琰。

 

景琰虽然对于儿子沉溺于情爱之事不满但也是自己的儿子,稍加训斥之后便是关心的询问。

 

几人在酒肆内长谈了一个下午直到平旌说着:“两位神仙你们要走了吗?”

 

庭生和皇帝看着长苏与景琰越来越淡的身影激动的喊着:“父皇先生慢走。”

 

长苏与景琰两人牵着手相似一笑说:“我们先走了,这天下你们要好好守护。”说完长苏摸了摸平旌的头说:“危机时刻要记得挽救大梁知道吗平旌。”

 

景琰看着眉目愈发俊郎的平章说着:“要做大梁最坚强的后盾平章。”

 

说完两人一同消失在酒肆内,庭生和皇帝看着案桌对面两杯散发着热气的茶眼眶湿润。茶未凉,人却不在了。

 

长苏和景琰慢慢的走过金陵城的街道,他们看着一位道士打扮的青年走过自己身边,那道士叫濮阳缨后来霍乱大梁朝局之人。

 

景琰与长苏最终消失在了皇陵附近,蔺晨打破的哪个香炉香气散尽,一切又回归如初。

 

我想着,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评论(5)
热度(48)

© 爱旅行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