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江湖客》第三十五章

抱歉复制粘贴的时候没注意看(●◡●)ノ有好多重复的……

 

第三十五章:残缺的美

 

千年前吴越之地,一位年轻的造剑师父捧着一盆甘泉走向自己打剑的地方,青年擦了擦汗继续敲打自己正在打造的兵器。铁锤不停的捶打着红火的铁块,直到它形成完美的剑身,将火红的铁块放进刚才的泉水中,铁块迅速变成了黑金色散发出古朴的特质。青年仔细打磨着剑身,这时候他割下自己的手指让剑身吸收自己的血,剑身上一条条纹路,血槽慢慢有了影子。青年满意的一笑继续把剑放进火炉中焚烧开始捶打另一把长剑。

 

三日后自己锻造的两把长剑终于好了,青年拿给自己的师父检查。老师父看着剑身寒光闪烁虽然还未上过战场却有了一股吞噬千军万马之势。老师父轻轻的敲了敲剑身说着:“剑打得很好,只是...”老师父挥舞了一会便发现了一些问题。

 

“你看看,这剑身啊容易变形。”

 

青年看了看没有看出来剑身哪里变了,虚心的向师父请教道:“师父哪里变了。”

 

“造剑不仅要用手用眼也要用心,你要用心去看,再去打剑吧。”

 

“是。”青年退下。

 

某一日旁晚,天空闪过一道火光远处的大山起火了。几日后青年上山带回了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青年把石头打碎融入到自己正在锻造的剑身中,半年后青年再一次把剑拿给自己师父检查。

 

还是和以前一样师父刚开始很满意,只是稍微测试了一会又发现了问题,因为两把剑断了,但师父却笑了。

 

师父看着青年说着:“你这剑很好,告诉为师是怎么来的。”

 

自己的秘密被师父发现青年摸了摸头解释道:“半个月前我上山捡回来一块石头,我把石头融化到这两把剑中。师父你看这两把剑断开的地方是一模一样的,我把两把断剑的剑身交换一下他们立即严丝合缝的拼接在了一起,谁也看不出来这两把剑的剑身其实是交换过的。”

 

青年将断掉的剑端交换合在一起,两把该按照原来的剑身再一次锻造的长剑却被青年刻意的交换。

 

“这样一来两把剑都是残缺品不是一开始你打造的样子了。”老师父说着。

 

“师父常说世事无完美,有是残缺也是一种美啊!现在这两把剑是残缺的,可我希望十年,二十年,百年后有人会发现这两把剑的秘密,现在这两把剑是不完美的,可终有一日这两把剑会回到他们原来的样子。就像这天下一般,合二为一。”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两把剑叫什么名字,又如何区分呢?”师父问。

 

“我以前的村子有一对恩爱的夫妻,男的叫干将女的叫莫邪,这两把剑就叫干将莫邪吧,希望这两把剑永不分离。至于如何区分师父剑哪里还需要区分的,只要用心侍剑,即使是女子使用干将剑也能发挥它的威力,若是心怀不轨者就算他得到干将莫邪两把剑,这两把剑也不过是普通的剑。厉害的不是剑,而是持剑人的心。”

 

“干将莫邪好名字,那为师就希望这天下就像你打造的这两把剑一样终有一日会天下合一。”

 

“那师父你觉得会是哪个国家一统呢?”

 

“为师也不清楚,或许是晋国,或许是齐国,或许是我吴国也不一定。”

 

“真想快点知道啊。”青年捧着剑跟在师父身后说着。只是啊他们谁都没有猜到,最后一统天下的是西垂之地的秦国。

 

时光回到千年后,长苏与景琰一起看着两把断剑,看着干将莫邪长苏问:“你发现了什么秘密景琰?”

 

“小苏或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这干将莫邪剑从一开始就不是完整的,他是被人故意调换了位置。”景琰看着断剑一笑。

 

“你在说什么啊?”长苏还是不懂。

 

将原本干将剑的剑身安置到莫邪剑的位置,两把剑身对换后长苏也发现了异常,断掉的长剑再一次合在了一起。“这是怎么回事景琰?为什么干将剑的断剑能与莫邪剑合并在一起?”

 

“或许这才是他们最初的样子小苏,当初锻造这两把剑的人留下这个秘密,只是这千百年来所有人都把干将莫邪当作是神器小心供奉着,这秘密也就没能发现。”

 

“你是说其实我拿了多年的莫邪剑其实是干将剑?”

 

“对。”景琰一笑道。

 

而此时耶律斜轸他们在看到靖苏二人重新将干将莫邪合并在一起也是诧异,这断剑还是合二为一。

 

长苏看着恢复成原本样子的干将剑说着:“那还等什么景琰我们让他们尝尝真正双剑合璧的厉害。”

 

 

 

 

“那就上吧。”景琰最先出招,一招移花接木的招式后长苏一招游龙引凤接上将耶律斜轸三人分开。原本金九龄的长鞭就已经被长苏挑断,景琰对付起来便不再那么费力。

 

长苏一人对打耶律斜轸,他手中的软件有些奇怪令长苏也不敢小觑只是长苏的招式快,而且他对于剑术的造诣明显高于景琰,故而耶律斜轸在长苏这讨不到什么便宜。长苏手中的干将剑变化的极快耶律斜轸只能不停的躲避根本没有出招的机会,在缠住软剑后长苏手腕不停的缠绕旋转最终内力一使软剑被干将剑斩成好几段。

 

剑气使得耶律斜轸退后好几步长苏也趁势剑与掌法同时出击,干将剑划破了耶律斜轸的胳膊腹部掌法击中他的胸膛,使得耶律斜轸呕血在地。北院王府的人立即上前搀扶着耶律斜轸,长苏收招后说着:“北院的大王知道我厉害了吧。”

 

耶律斜轸被人搀扶而起道:“给我抓住梅长苏。”

 

一大群士兵涌出晋阳和慕容笙也坐不住了纷纷出手,这时候蔺晨也放了一只烟火信号,看到信号的宋军也开始大举进攻。长苏看到继续偷袭景琰的金九龄怒吼道:“金九龄今日我不把你的经脉挑断我就不是梅长苏。”

 

顿时擂台上下乱成一团,长苏与景琰合力灰鹞与金九龄不敌两人节节败退,眼看长苏能一剑刺死金九龄的时候蔺晨施展着他那变态的轻功来到靖苏二人身边说着:“辽国派了大量的士兵来抓你们了,赶紧走吧。”

 

景琰与长苏看着周围乱成一片的人群,远处还有士兵源源不断的走来对视一眼道:“小苏我们撤。”

 

长苏趁机再给金九龄补了一剑说道:“真是便宜他了。”

 

长苏与景琰杀出一条血路离开了上京城,而耶律斜轸这边呢是人剑两空自己还受了重伤,所以江湖上说的对,没事千万不要去惹江南的小霸王梅长苏。


评论(10)
热度(25)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