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旅行的猫

一个懒癌晚期的摩羯座老仙女!

【靖苏】《江湖客》第三十四章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有时候残缺也是一种美!

《江湖客》也快完结了,靖苏文我真是的怎么写也不会腻啊!

第三十四章:目的

 

擂台上耶律斜轸,灰鹞,金九龄呈三足鼎立之势将长苏与景琰包围,长苏握紧剑道:“景琰,灰鹞金九龄我来对付,你就专心的应对耶律斜轸。”

 

景琰看着手里的干将剑他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小苏一定会保护好他的身后,而自己也会用生命来保护他。“小苏你也多加小心不要勉强,灰鹞和金九龄最喜欢使诈。”

 

“使诈又如何,我可是江南的小霸王。”长苏最先出招,一招游龙戏凤的动作将自己插进金九龄与灰鹞中间。莫邪剑剑锋闪烁金九龄的金节九鞭被莫邪剑缠住,长苏纵身一翻跃动莫邪剑缠着金节九鞭压制金九龄的身子,这动作之快让灰鹞和金九龄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灰鹞挥舞着他大刀杀来时长苏以金九龄为挡板化解了灰鹞的攻势。

 

再一招达摩渡海踢中金九龄的膝盖骨,只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金九龄被迫单膝下跪,长苏又踩着金九龄的肩膀借力朝灰鹞刺去,刀与剑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长苏武功招式之飘逸,速度之快让台下之人看晕了眼。

 

一旁的慕容笙欣慰道:“小苏的功夫又进步了,他知道自己与灰鹞二人硬碰硬赢的机会不大,所以他的招式大都是快而且难以扑捉。天下功夫唯快不破,长苏是老夫所见过的将所有剑法心法糅合运用的最好的人,他的确是武学上的天才。”

 

“小苏就是性子毛躁些,对于武学上的造诣跟他的父亲是一样的。”

 

“是啊,只可惜林大侠看不到。”

 

晋阳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长苏的身影一笑,长苏以一敌二还略有施展的空间,景琰这边对上耶律斜轸就显得有些小心。这耶律斜轸的功夫极为霸道,他手中的软剑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非常的轻,在注入内力之后却削铁如泥长剑所散发出来的剑气令景琰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每当干将剑与耶律斜轸手中的软剑摩擦相碰的时候景琰总有一股飞沙走石的感觉。

 

两人的身影变化的极快,一会景琰剑刺他的胸膛一会耶律斜轸砍向景琰的后背,招式变化之快另所有人瞠目结舌。若是说耶律斜轸的招式还能看出一二来,景琰的招式则是完全摸不着门路,因为他的招式一会与耶律斜轸的一模一样,一会是反的,一样令人猜不透。

 

想比长苏是熟练各大门派的招式,对剑术有着登峰造极的运用而景琰则是完全令人猜不透,因为他的功夫没有谁见过。这时耶律斜轸打算试一试景琰的内力,一手长剑相碰一手掌力相叠,两股强大的内力相碰致使两人分开后退。

 

景琰后退站稳后他似乎闻到了干将剑嗜血的味道,握紧干将剑的手有些颤抖,这干将剑进入了敌对的状态。而耶律斜轸这边强忍着胸口那股热血呕出,他发现相比内力自己竟然不是萧景琰的对手。瞄了一眼还在战斗的长苏他二话不说也朝着长苏杀去,闪烁着寒光的长剑眼看就要刺中长苏景琰也赶到长苏身后。

 

看到台上招式的慕容笙忍不住骂道:“卑鄙,居然偷袭。”

 

“慕容师父你别忘了台上的人是谁,当初天衣教的建立可是也有辽国掺一脚的。”晋阳解释。

 

“是啊所以说大宋收不回燕云十六州也是有原因的,辽国这般伫立在那犹如一把大斧头悬挂在大宋的头顶。”

 

而景琰这边他虽然帮长苏挡住了耶律斜轸的剑却没能挡住金九龄的长鞭,长鞭甩中景琰的胳膊长苏惊呼道:“金九龄我要废了你的双手。”

 

长苏一闪莫邪剑直抵金九龄的咽喉,这时候灰鹞却喊着:“王爷。”

 

只见耶律斜轸点点头似乎在预谋些什么,台上五人的打斗还在继续这时候主位上的耶律休哥也得到前方的情报,说是辽国偷袭大宋的队伍成功了,但是没有发现蒙挚的踪迹。

 

耶律休哥问:“没有发现蒙挚?”

 

“是的没有发现。”

 

“只怕有诈,随本王去前线。”耶律休哥转身离开。

 

擂台上长苏的莫邪剑被金节九鞭再一次缠住,景琰这边也被灰鹞与耶律斜轸一同攻击,当景琰的干将剑想要挑开金节九鞭的时候,灰鹞的大刀与耶律斜轸的软剑不约而同的砍向干将剑以及莫邪剑。兵器相撞发出的金石一声响彻整个擂台,长苏与景琰对视后便后退几步。

 

长苏说着:“景琰他们想要将干将莫邪剑弄断。”

 

“我看出来了。”景琰点头说道。

 

这时候金九龄运用九成内力将长鞭甩向靖苏二人,但长苏也不是吃素的他竟然趁着长鞭呈直线甩来的时候一脚踏上长鞭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灰布。灰布缠着莫邪剑柄人还未靠近金九龄但剑已经刺向金九龄的咽喉。

 

金九龄避开长剑的瞬间景琰从长苏身后出现纵身到金九龄身前给了他一掌后握住莫邪剑,长苏接过景琰的干将剑后找耶律斜轸杀去,这下变成景琰对付灰鹞金九龄,长苏应对耶律斜轸。

 

这时候晋阳又说着:“长苏的功夫用来克制耶律斜轸是最好不过的,他招式快。”

 

“是啊这两人交换了剑。”慕容笙而感叹。

 

这时候蔺晨却说着:“两位前辈发现没有,辽国的人似乎一直想要将干将莫邪剑折断。”

 

“是啊,看出来了。”晋阳一笑说着。

 

台上几人对战一直在变化着,这时候长苏被灰鹞的大刀映月缠住,耶律斜轸一招内力十足的惊涛掌扑向景琰,长苏喊着:“小心景琰。”

 

景琰用莫邪剑抵住了惊涛掌却又被金节九鞭缠住,握紧莫邪剑不让它被金九龄的长鞭夺去,这时长苏的干将剑也抵达他一剑斩断金节九鞭解决了景琰的危机却也被耶律斜轸暗算一掌拍中。

 

景琰接住长苏干将莫邪也同时被灰鹞的大刀,耶律斜轸的软件斩断,内力十足的掌力与武器向相碰撞在一起,干将莫邪剑竟然断了。

 

长苏和景琰看着一分为二的两把神器顿时也是一愣,不仅仅是靖苏二人愣了,台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蔺晨惊呼:“干将莫邪竟然会断。”

 

“天下没有绝对的东西,这件剑也一样,它们的寿命到了自然就断了。”慕容笙解释。

 

长苏和景琰将折断的干将莫邪剑捡起对视不解,这时候景琰却突然说着:“等下小苏。”

 

“怎么了。”

 

“这剑不对,我明白了...我明白当初锻造这两把神器的人意思了。”

 

“什么...”长苏疑惑的声音。

 

世事无完美,有时候残缺也是一种极致。


评论(8)
热度(29)

© 爱旅行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