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江湖客》第三十三章

感觉这章写得有些不理想,大家看的时候有什么不对的欢迎指出...


记得动动手指点下红心小蓝手!


第三十三章:契约

 

景琰与长苏一前一后站在擂台上,耶律斜轸看着景琰问:“你怎么会在这?”

 

“我不在这那该在哪我亲爱的‘父亲’。”

 

“你...”耶律斜轸一时间被景琰堵得无法回嘴。

 

“少跟他们废话景琰,我们把干将剑夺回来。”长苏拉开剑鞘寒光一闪是莫邪剑发出的光芒。

 

此刻台下之人谈论的声音此起彼伏,看着长苏与莫邪剑出现后便惊讶不已其中一些人在说着,说是一直都有听说江南的梅家小少爷在十年前捡回一个少年,那少年是在沙漠里捡到的,据说捡回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差点没命,要不是遇到梅家小少爷只怕真的就要喂狼了,那少年便是萧景琰。

 

这十年来萧景琰一直待在江南梅家从未离开,若这萧景琰真的是辽国的世子怎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听到风声,而且在被梅家救回来之前他身负重伤,要真的是金贵的世子殿下,这辽国的王室未免心也太大了,连世子都可以流放在外十年,而这十年来大宋居然也没有发现。

 

这时候慕容笙与灰鹞的打斗快接近尾声,慕容笙即使没有莫邪剑在手但天下第一剑术大师的威名还在,即使他已经年老动作不如年轻时利索,但他的内力只会比以前更加浑厚。

 

一招蛟龙出海后灰鹞被拍在地面上,慕容笙俯冲而下长苏却喊着:“师父小心。”

 

慕容笙冲下时那灰鹞使用暗器,一枚沾着剧毒的六角星刺向慕容笙,长苏觉得甚为不耻拿着莫邪剑就朝着灰鹞杀去。“灰鹞,打不过就使诈真是卑鄙小人。”

 

灰鹞擦里擦嘴角的血迹道:“我灰鹞的确是小人,那就来领教下梅少侠的真功夫。”

 

这一边长苏与灰鹞又打斗起来,景琰这里却是对着耶律斜轸一笑道:“父亲您最倚重的儿子只怕驾驭不了干将剑,还是把剑还我。”

 

耶律斜轸看着耶律盛说着:“盛儿你上。”

 

“是父亲。”耶律盛拔出干将剑冲向景琰。

 

景琰身子一闪一招蜻蜓点水立于木桩之上,抽出一旁的一把大刀接下耶律盛的攻击,一旁的的耶律斜轸看着景琰的招式略微蹙眉,这萧景琰什么时候有了如此深厚的内力,而且他的招式如此的奇怪。

 

远处轰的一声莫邪剑削断了屋顶的避火兽,长苏飞身而至来到晋阳身前,莫邪剑缠着金九龄的金节九鞭,以内力相抵长苏喊着:“卑鄙小人,既然感暗算我娘。”

 

晋阳的手臂被金九龄的长鞭甩中,裂开的伤口呈现暗红色,显然是枯荣草的毒素渗进皮肤内。晋阳捂着伤口后退,慕容笙走来说着:“晋阳看来我们是真的老了,你看小苏一对二毫无压力真不愧是他的儿子我的徒儿。”

 

“小苏手里有莫邪剑我不怕,只是景琰那边...”晋阳看着在与耶律盛打斗的景琰说着。

 

慕容笙看着景琰的招式顿时一惊,看着擂台上出手自如的景琰慕容笙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萧景琰怎么会那个人的功夫。晋阳见慕容笙愣在一旁便问:“怎么了慕容师父。”

 

“这萧景琰怎么会对镜的招式?”

 

“对镜什么意思?”晋阳不解。

 

“你仔细看萧景琰使用的九阳心法,他的九阳心法是反的,所以他的所有招式都是反的。你与他在交战时你们招式完全一样,但其实是反的。这种功夫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除了三十多年前我再也没有见过。”

 

“对镜...莫非是空镜老人。”晋阳震惊。

 

“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能练这个稀奇古怪的功夫。”慕容笙肯定的说着。

 

这时候蔺晨出现他看着晋阳受伤的手臂说着:“伯母您受伤了擦点药吧。”

 

晋阳接过蔺晨的药瓶擦药,长苏这边他一人对付灰鹞和金九龄却渐渐有些费劲,只见他不停的飞檐走壁躲避金九龄的长鞭攻击,手里的莫邪剑与灰鹞手中的大刀交缠。在躲过金九龄的长鞭后长苏一个背身莫邪剑刺向灰鹞,后悬空翻脚尖低着金九龄的后颈,莫邪剑向灰鹞头颅砍去。灰鹞用刀抵挡长苏的攻击,长苏脚尖一蹬再一次飞向屋顶,削断一头避火兽用内力击碎,避火兽化作粉末朝灰鹞金九龄散去,长苏再一次用剑扫向他们二人,灰鹞避开但金九龄的手腕却被长苏割伤手里的长鞭飞向远处。

 

“看招...”长苏再一次冲向金九龄。

 

景琰这边在不停的戏弄耶律盛之后,感觉到羞辱的耶律盛终于犯下一个致命的过错,景琰手里的大刀被干将剑削成两段,断开的刀身尖锐部被景琰用内力冲向耶律盛,耶律盛躲避刀身却被景琰握住的断刀挑破手腕,鲜血顺着干将剑的血槽流遍剑身,干将剑越来越沉重耶律盛完全无法掌握干将剑从他手中掉落。

 

此刻景琰却以非常的速度冲向耶律盛,一掌将人击倒在地再划破他另一手让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向干将剑。这时候耶律盛是懵的,他只感觉到疼痛双手无力而干将剑却像是要吸干他的血一般。

 

耶律斜轸终于发现了问题,他一招惊涛掌扑向景琰,景琰却是拿起干将剑就往后退。看着干将剑身完全吸入耶律盛的鲜血景琰觉得现在的干将剑比之前轻了不少。

 

耶律斜轸看着浑身是血的儿子躺在地上怒火冲天,这萧景琰竟然敢拿盛儿的血来洗去这干将剑上一任主人留下的印记。看着干将剑,血槽内的血纹完全消失只剩下黑色的剑身古朴却带着一种仅略的气势。

 

将自己的鲜血灌满干将剑特殊的血槽,看着鲜血最终变化成一滴耀眼的红景琰知道他与干将剑达成了新的契约,从现在开始他便是这干将剑真正的主人。

 

耶律斜轸要为自己儿子报仇,抽出腰间的软剑朝景琰而来这时候长苏也飞身至景琰身边问:“契约定好了吗景琰。”

 

干将剑其实很重,但一旦与它定下契约其实却很轻,景琰看着剑身说着:“嗯,小苏我们双剑合璧吧!”

 

“当然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看着把他们二人围住的灰鹞,金九龄,耶律斜轸三人长苏嚣张的说着。

 

干将出风雨粟,莫邪刃鬼夜哭,干将莫邪同时出现,掀起的不仅仅一段血雨腥风,更是与千年前锻造这对神器的人一种对话。


评论(2)
热度(33)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