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江湖客》第三十章


趁着下班前来一发...

话说最近靖苏圈是不是真的冷下去了。。。。。

第三十章:醋味

 

景琰将干将剑扔给耶律盛道:“大哥可以试试这干将剑的威力。”

 

耶律盛接过干将剑,只觉得这剑尤其的沉重凭他单手竟不能提起必须两手才行。看着长剑通体的光芒耶律盛看得痴迷,他试着挥舞长剑剑身立即发出一丝刺耳的龙吟剑身寒光闪烁,仿佛大军压境之势。

 

耶律盛看得痴迷景琰也在慢慢观察干将剑的血槽纹路,景琰似乎闻到了干将剑身上传来的血腥味,看来这干将剑的上一位主人还真是走火入魔选择以身侍剑,最后反被干将剑反噬。

 

突然耶律盛喊了一句,只见他刚才挥舞这招式的时候干将剑不知怎么的就从他手中滑落割破他的胳膊,景琰看到这从地上拿起干将剑说道:“兄长的心太急了,这干将剑既然是神器又岂能人人都可以驾驭的。”

 

压着血流不止的手臂耶律盛说道:“哼只是区区一把剑,给我些时日定能降服。”

 

景琰看了人一眼将剑收起道:“兄长要不要在此包扎一下。”

 

 

“不必告辞。”耶律盛捂着流血的手臂走了。

 

景琰喊着:“好走不送。”耶律盛一走景琰便再一次拉开剑鞘,他发现干将剑血槽里的血腥味更重了,将剑鞘合上景琰心底已经有了一个打算,八月初三正是个好时期。

 

八月初三上京城北院大王府,长苏与蔺晨伪装好后混入王府内,而他娘与师父早已经不见踪迹。

 

“蔺晨你说我娘和师父他们去哪了?”长苏问。

 

“这两位老人家自有去处你就不用担心了。”

 

蔺晨伪装成西夏人的模样,长苏则是西域男子的打扮,两人还刻意将声音的声线都改变了,若是不是极为熟悉之人只怕谁也认不出他们二位。

 

长苏和蔺晨穿梭在人群中,长苏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问:“蔺晨我们要不要分开。”

 

“也行我去探探别人的口风,你小心些别冲动。”蔺晨瞄了一眼周围说道。

 

“去吧我会把握分寸的。”长苏说着。

 

蔺晨与长苏分开了,在这鱼龙混杂的王府内长苏也不急只是与周围的一些人唠叨着,套一套周围人的话,他因为是西域人的打扮又表现出豪爽的性格,大家都认为他是西域大宛国的人。

 

此刻书房耶律斜轸问着手下的心腹:“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人,有发现宋人的踪迹吗?”

 

“回王爷暂时还没有。”

 

“给本王注意了,那江南梅家的小少爷梅长苏今天一定会出现,我们要让他来得了回不去。”耶律斜轸捏着一颗核桃嘴角泛起冷笑。

 

“属下会密切注意,请大王放心。”

 

“萧景琰那边呢他肯配合吗?”

 

“世子他很配合,也交出了干将剑。只是那莫邪剑世子却是怎么都不肯交出来了。”

 

“他交不交都由不得他了,他的日常饮食里可有留一手。”

 

“一直都有给他下药,世子也每次都吃下了。”

 

“那就好,萧景琰毕竟是萧氏一族的后人,太后对他甚为器重,为了萧氏一族的荣辱太后一定会让萧景琰成为太子的。”说到太子之位耶律斜轸便很是不满,大辽的王族岂能由一个女人主宰。

 

那属下见自己的主子凶神恶煞的样子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不一会门外响起家仆的叫声,南院大王耶律休哥来了。

 

耶律斜轸一听人来了立即起身道:“走去看看本王这位哥哥今天是什么目的。”

 

另一侧长苏七拐八弯的来到一处小院内外,小院的门用铁锁锁着似乎有些年头了,院内种了几株夹竹桃,树枝伸出墙外到应了那句一枝红杏出墙来的诗句,长苏感觉这做院子一定有什么秘密便纵身进入院内。院子里有一股浓浓的檀香味显然是屋内燃烧的檀香渗透到院子里的,院子的角落里摆放这几盆菊花和月季,显然也是有人精心照料的,干净的院子却传来檀香味莫非这是北院大王礼佛的地方,忽然长苏听到一阵阵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声音里还夹杂这世子这样的话。

 

长苏觉得奇怪世子?这北院王府那里来的世子莫非是景琰。长苏一跃到围墙之上借着夹竹桃树叶的掩护他看到了院子另一头有些香艳的场景。

 

在这日渐寒冷干燥的北方,一群妙龄少女身着轻薄的纱衣在花园内嬉戏,少女门手拿香帕子不停的靠近蒙着眼睛的青年,青年身材高大虽遮住双眸却能知道他定有一双深邃的眼眸,性感的薄唇此时露出一丝微笑,那张好看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登徒子般的笑容。

 

看着在院子里嬉闹的人长苏折断一枝树枝低念道:“好你个萧景琰,我辛辛苦苦来救你,你却在这里风流气死我了。”

 

“世子殿下快来呀...奴家在这里...”一位身着嫩黄纱衣酥胸半露的女子走到景琰身后想要推他一把,却没想到景琰一个侧身那黄衣女子便冲进了荷花池内。

 

“哎呀林姐姐掉进水里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周围的女子纷纷嬉笑道。

 

这时候景琰摘下纱布看着水池里的黄衣女子说:“还好吧。”

 

“世子殿下拉奴家一把。”黄衣女子伸出纤纤玉手露出魅惑众生的笑容对着景琰喊着。

 

景琰犹豫了一会想要伸出手,不知怎么的那黄衣女子再一次摔倒一头扑到了淤泥内惹来周围女子更夸张的嬉笑。这一次景琰能明确感觉到刚才有一股力量扑向了女子,好像还带着一股怨气似的。

 

景琰环顾四方发现西南角的那个地方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个人蹲在哪呢,他微微一笑道:“美人们我们再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世子想玩些什么游戏?”女子们纷纷问。

 

“捉迷藏...”景琰一笑纵身略过池面往长苏所藏的地方走去。

 

长苏一看人往自己这边来了顿时感觉不妙,立即跳下围墙却一不小心崴了脚。景琰听到一阵粗犷的男声看着摔倒在地上人的背影他就能确认是小苏,这人好像生气了。

 

“来者何人?为何擅闯我北院王府。”景琰故意问。

 

“你小祖宗来了!”长苏气愤的盯着人喊着。


评论(9)
热度(35)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