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江湖客》第二十九章




好不容易趁着天气好出去外头浪一圈回来又感冒低烧了,我今年真是作孽啊!

十月我估计是犯冲了……




第二十九章:解封(上)

辽国上京,长苏一行人伪装后进入一家客栈休息。蔺晨推开一扇门走进道:“我得到一份消息对于长苏来说可谓至关重要。”

“是景琰的消息吗?”长苏起身问。

蔺晨摇晃着折扇在这略显寒冷的上京城内显得风流倜傥,只是这风流倒是带着一丝登徒子的味道没有江湖侠客那种潇洒自如的感觉。蔺晨坐下道:“你看看你,我进来连口茶都没能喝,你便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你情郎的消息,不够朋友实在是不够朋友。”

长苏一笑连忙赔礼道罪说着:“是我的错,蔺大阁主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小的如何。”说完立即献上一杯香茶以示敬意。

“那北院大王要在八月初三那天举行什么鉴宝大会,那时候是我们混进入的好时机。”

“鉴宝大会,这辽国能有什么宝贝值得鉴赏的?”长苏不解。

“怎么没有,干将莫邪剑不就是了。”

“你是说北院大王以这个为噱头。”

“他具体的目的我们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便是辽国这边似乎很相信干将莫邪剑内藏着洛河天书这件事情。我得到的情报是萧太后将景琰软禁在皇家别院内,其目的就是为了掌控他,而他的父亲更是为了他手中的干将莫邪用尽手段。”

“你的意思是景琰被软禁了?”

“是啊,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软禁是那种软玉温香美人在侧的软禁。”

“软玉温香你的意思是现在景琰身边全是美女咯!”长苏气的脸颊的鼓鼓的模样甚是可爱。

“是啊,我猜测那萧太后是想让萧景琰与其他的女子生下一个儿子,将来再扶持他的儿子当皇帝,这样他们萧氏一族的荣耀便会一直延续下去了。”

长苏嗤之以鼻道:“又是这些权术之类的东西,整天玩弄权术有何意思,能富国强民吗?能令百姓安居乐业吗?能使国家昌盛吗?古往今来越是玩弄权术的国家越是亡国的先兆。”

“你说这些都没用,总之萧太后现在就是把一大群美人放在萧景琰的身边,所谓食色性也希望萧大侠能把持得住咯。”蔺晨一笑道。

长苏气愤的坐下说着:“我相信景琰不是那样的人。”

“哎呀小苏我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这闯荡江湖的这些年,这萧景琰是怎么把你养的这般不谙世事的。”

“你是说我傻。”长苏不乐意了。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在你历经千帆之后还能这般纯真实属难得。”蔺晨咳了咳解释。

长苏有些不高心默默低头道:“其实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蔺晨,只是我这些年一直都被景琰照顾着,没了他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以你要学会自己飞翔,这天底下没有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

“蔺晨道理我都懂,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做不到的。”

“好了我们去把你的萧大侠救回来吧。”蔺晨拍拍双腿说着。

“这是必须的不然我们来这干什么。”

蔺晨与长苏两人在客栈内唠叨着,上京皇家别院里景琰也迎来了一位稀有的客人。景琰坐在屋内,身后是两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在为他熏香,他执着酒杯说道:“我的美人们你们都退下吧,我有事要跟盛公子说。”

耶律盛看着这位弟弟在此过的如此自在心中不免生起一股怨恨,为什么他的一生都如此顺风顺水。他的母亲萧莞臻一出现自己娘亲王妃的位置便受到了威胁,为了母亲的荣辱他忍辱负重多年,直到与父亲联手将萧莞臻毒死他萧景琰被流放到那荒凉的西夏,他觉得自己好日子就要来了,可是没想到这萧景琰一转身便被江南的梅家收养,还成了大辽太子最合适的人选,这一点令耶律盛尤为不服,他凭什么就是太子,他凭什么不用做任何努力就能得到太子之位,而他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却只是为他做嫁衣,他不服气很是不服气。

景琰看着自己这位哥哥笑问:“兄长怎么有时间来看我。”

耶律盛也回他一个微笑道:“来看看二弟你在这过的如何?”

“我啊很好啊,软玉温香好的很。”景琰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模样也甚是欠揍。

耶律盛又说:“父亲打算在八月初三那天举行一下鉴宝大会,诚邀天下武林英豪共赏干将莫邪剑的的风姿,二弟以为如何?”

“成啊,我没问题。”

“二弟同意了。”耶律盛也没想到景琰会这么爽快。

“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景琰笑答。

“你同意就好,对了可否让为兄看看那两把神器。”

“行啊!”景琰也很是爽快的起身走到一旁的墙壁前拿下干将剑。他握着干将剑便隐隐感觉到这把剑嗜血的的威力,看来自己要完全掌控干将剑必须先洗去这剑上一任主人的痕迹,只是这以血洗剑的事情只能让自己这位好兄长代劳了。

景琰把剑放在耶律盛身前他却犹豫了,这萧景琰如此爽快会不会有诈。


景琰见耶律盛不接剑便问:“这么大哥这是在害怕?”

耶律盛看着景琰问:“这剑听闻与莫邪剑是一对夫妻剑,如今细细看来果真是巧夺天工之作啊!”

景琰拉开剑鞘顿时寒光一闪细听还能听到一阵类似龙吟的声音,轻轻挥舞干将剑景琰说着:“这干将剑必须配以至阳至刚的内力修炼,列如九阳心经,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大哥你觉得这把剑如何?”景琰一问长苏指向耶律盛,他耳间的发丝顿时被剑气划断。

耶律盛抚摸着耳旁发现居然流血了,这萧景琰离他有些距离干将剑还能伤他果然厉害。


景琰看着耶律盛没有发现自己的目的便继续拍弄手中的剑,直到干将剑划破耶律盛的胳膊他才顿悟,这干将剑果然霸道。而景琰却在心里冷笑,看来他这位大哥是不知道干将剑的事情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评论(3)
热度(32)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