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第二十七章



明天最后一天班就开始浪起来……




第二十七章:辽国

辽国大营景琰被监视在单独的大帐内,看着周围伺候自己的侍女冷笑。过了一会一位中年男子走进大帐对着景琰喊着:“世子殿下您可回来了,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景琰看着来人冷冷的说着:“木金先生这些年来可好啊!”

“有劳世子挂心我很好,就是世子这些年浪迹在中原又化名萧景琰着实让你的父亲好找。”叫木金的中年人对着景琰笑得特别和气,但景琰却在他眼里看出了杀气。

“我母亲姓萧,出门在外我随母姓难道不成。”

“当然可以,世子殿下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属下就护送您回国都。”

“退下吧。”景琰挥手。

所有人退居账外景琰看着放在自己枕头边上的干将莫邪剑心中埋下一颗复仇的种子。娘你受的苦我一定帮你报,不管是萧太后还是大将军萧柯还是他的父亲北院大王,他都要他们一一偿还。

七日后景琰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便启程回辽国的国都上京。耶律斜轸辽国如今的北院大王,主管着辽国的军务。他是萧太后用尽手段也要拉拢的人,辽国大王年幼而且身体不好,据太医说活不过十五岁,现在国家大事都掌握在太后萧氏手中,而耶律斜轸则是她必须掌握的人。因为他的儿子萧景琰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成为下一任辽国大王的人。

萧太后为了拉拢他在明知道耶律耶律斜轸已经有妻子的情况下任然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他为妾,甚至想方设法的让耶律斜轸休了原配夫人立萧氏为正室。但直到他原配夫人生下他的大哥难产而亡他的母亲依然没有被扶正,反而被渐渐逼疯他也成了父亲眼中的一根刺。

因为大娘的死母亲受尽凌辱,在外人看来母亲是最受父亲疼爱夫人两人一直恩爱有加琴瑟和鸣,但只有景琰自己知道母亲在私底下受到的是何等的侮辱。当母亲病重而亡后父亲才将母亲扶正,但人已经死了生前没有得到是名声死后即使得到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斯人已逝覆水难收。后来自己也被父亲送到西夏名为学武实则是要自己死在外面,母亲身上承受的一切在景琰幼年时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他对萧氏一族的恨对父亲的恨一点也不会减少。

辽国上京,景琰看着北院王府高大的门楣缓缓走了进去。

十年多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踏进这王府大门,景琰一回来便有仆人行礼道:“世子殿下。”

世子?景琰又冷笑了。所谓世子都是立嫡立长他既不是嫡子也不是长子哪里是什么世子。

景琰回来后就被带进书房见他的父亲,屋内一位坐在书桌前的中年男人正在看兵书,见景琰进来后才抬起头说着:“回来了。”

景琰不说话只是看着这个男人,其实景琰长的一点都不像他,他比较像自己的母亲。这个男人眼里有着些许冷漠,与一般上阵杀敌的将军不同的是他的眼里更多的是一种杀伐之感,就像杀一个人与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这种人景琰称之为战争机器,小苏称之为行尸走肉,没有灵魂的躯壳。

耶律斜轸见景琰只是站着不说话眉头一皱语气也变得很是不好道:“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反而更野蛮无知,对待自己的父亲也是如此。中原不是号称礼仪之邦在那里待了那么久也没有一点长进。”

景琰冷冷的喊了一句:“父亲。”

“你现在是北院的世子,身份不一般以后就不许你再去浪迹中原,好好待在辽国那也不许去。”耶律斜轸似乎也不想跟景琰多接触说话期间也不再注视他继续看书去了。

景琰却冷笑道:“什么世子我可担当不起?要立世子的话还是您大儿子先吧。”

“你不想当世子?”

“我非嫡子非长怎么也轮不到我来做这个世子,父亲还是让您的大儿子来吧。”

“是你是我的嫡子,哪里不是嫡子。”

“我的母亲只是妾。”

“胡说八道,你的母亲是我的最疼爱的妻子。”

“妻子,是八抬大桥明媒正娶的夫人吗?她最多算是你的一种愧疚。一种您毒死她的愧疚,或许也不算是愧疚是您不得不这么做的手段。”

“萧景琰。”耶律斜轸怒了狠狠的拍了一下书桌。

“哎您看您也说了我姓萧,不姓耶律。”

“来人将世子带下去休息。”耶律斜轸命人将景琰带了下去。

景琰转身说着:“您亲手杀了我的母亲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您。”

耶律斜轸气的放下手中的《孙子兵法》此时书页上正写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景琰很了解他的父亲,但他的父亲可就没有这么了解他了。

景琰走后另一位青年走了进来见到父亲非常生气便说着:“父亲您别生气,二弟刚回来难免有些脾气。”

“可他毕竟是萧莞臻的儿子,盛儿没能让你当上世子没能成为太子的最佳人选,是父亲的失败。”

“父亲您别这么说,二弟的母亲是太后的侄女身份与儿子不同。可是父亲别忘了我还有一位王叔南院大王也对王位虎视眈眈呢?”

南院大王耶律休哥说到这耶律斜轸笑了,是啊南院那边也不好对付。只是…“盛儿景琰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还带着两把剑。”

“剑?孩儿不曾细瞧。”

“如果没猜错那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干将莫邪剑,要是这两把剑能为我们所用,这一统中原的日子也不远了。”

耶律盛立即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说着:“父亲的意思是让二弟交出干将莫邪剑。”


“交出,他可没有这么轻易会交出来。”

“那怎么办?”

“抢。”

回到屋里的景琰拔出干将莫邪剑的剑鞘,两柄长剑锋芒闪烁在阳光的照射下略显嗜血的光芒特别是干将剑。这干将剑曾经入魔,它剑身上布满了血槽以血滋养剑身。

景琰握紧两把长剑对着阳光,想在阳光下看出这两把长剑的不同,观察了许久还是没能看出什么问题,只是在收剑的时候剑气不小心划破桌上的玉兰白四季花瓶。花瓶被划破后没有发出清脆的声音只是整齐的一分为二,景琰看着分开的瓶口仔细一碰发现瓷器边缘带着一点点血迹。

血迹哪里来的?他又看着干将剑发现血槽内慢慢的渗出血来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是干将剑之前那位主人留下的痕迹还没有完全消除所以新的主人无法定下契约,想要完全消除上一位主人留下的痕迹看来代价还挺大的,只是景琰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干将莫邪传说中藏着一统天下的洛河天书,想必有很多人对这有兴趣啊!

评论(9)
热度(32)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