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狐狸君啦!

懒癌晚期…喜欢写小长篇。

【靖苏】《江湖客》第二十六章

新鞋穿着脚疼.........


第二十六章:决心

 

就在景琰被带往辽国时身受重伤的长苏也被蒙挚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蔺晨看着浑身是血其中腹部那里有一条明显的鞭痕血珠源源不断的冒出让人看着心惊,蒙挚在一旁急的团团转问:“蔺阁主梅少侠怎么样了?”

 

蔺晨收起号脉的手给长苏上金疮药,只是将药粉轻轻的洒在伤口处长苏就疼得蹙眉,将伤口包扎好后蔺晨才有时间回答蒙挚的话。

 

“蒙将军不用担心梅少侠没有什么大碍,他体内枯荣草的毒我已经帮他清干净了,他只是皮外伤比较重其他的到没什么。”蔺晨收起药箱说着。

 

“要是梅少侠出事我怎么向晋阳夫人交代,梅少侠可是他的独子出了事我是百死莫赎。”

 

“蒙大将军真的不用担心,长苏他真的只是失血过多身子虚弱而已,他毕竟是慕容笙的徒弟,我想功夫没那么弱的。”

 

“希望吧,我先回军营有事情再派人通知我。”蒙挚看着长苏也是昏迷不醒,自己又不能离开军营太久就打算起身离开。

 

蔺晨起身送蒙挚道:“将军不必担心长苏我会治好他的,保证他还是从前那位江南小霸王。”

 

蒙挚也不多留走了,蒙挚一走蔺晨转身去另一间屋子对着身后的管事说道:“让安排在辽国北院大王身边的细作多照顾一下萧景琰。”

 

“属下明白。”

 

长苏在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醒来,睁开眼的瞬间就喊着:“景琰,景琰你在哪?”

 

蔺晨走进屋子回答:“萧公子被抓回辽国了。”

 

长苏躺在床上他身上的伤提醒着自己景琰被辽国人带走了,看着蔺晨长苏那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坚决的表情,眼神也不似之前那般纯净带着一股坚定长苏说道:“蔺晨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去辽国。”

 

“你现在身上有伤去不了。”

 

“等我伤好了就去,我要去救景琰,他一个人在那边孤苦伶仃的很可怜,我不能抛下他不管。”

 

“萧公子是辽国的小世子,在那里没人敢对他不敬的。”

 

“我才不想他当什么世子王爷呢,我只想让他做我的景琰,陪我走四方游历江湖而已。”

 

蔺晨看着长苏,这位梅家小少爷之前一直都被保护得太好了,在失去萧景琰后他终于长大成熟了,只可惜这个代价太大。

 

蔺晨看着长苏给他换药说着:“你先别多想,等你养好伤再说吧。”

 

“嗯。”长苏闭上眼睛。

 

蔺晨看着人走了,他不闹不吵一副平静如水的模样才是蔺晨最担心的。

 

过了几天长苏的伤势好得差不多可以下地走动,他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的鸿雁南飞,看着火烧云照耀着幽州城,他又看着自己的双手回想起那天景琰被带走的情形默默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他已经不是小孩了,不是那个闯祸之后都由景琰背锅,不是那个离开景琰就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梅长苏,也不是那个整天嘴里说着嫌弃景琰其实心里可希望景琰一直疼自己宠自己的小少爷了,他要学会独立,学会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只是现在还是很想很想很想景琰。

 

长苏把自己埋进双腿间,他最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就喜欢一个人呆着。突然有人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他闻到了一股花香,抬着头喊着:“娘。”

 

晋阳看着缩在一团的儿子温柔的坐到一旁说着:“我听蒙将军说了景琰被带回辽国你也受伤了。让娘看看你伤在那里了,还疼吗?”

 

看着娘亲担心的眼神和疲惫的脸庞,想着她不远万里来看自己长苏就觉得很愧疚。自己常年不在娘亲身边还总是让她牵挂劳累,自己小时候总是闯祸都是娘亲在帮自己善后,长大了又是景琰,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认真的为他们做过什么。

 

长苏握紧晋阳的手说着:“娘您别担心我没事,我好得很。”

 

晋阳看着长苏轻轻的抚摸他的脸说着:“你是娘的儿子你好不好我还看不出来,我知道景琰被带回辽国你很担心,小苏景琰会照顾好自己的他的身份又特殊留在辽国比在大宋安全。”

 

“可是他的王叔不会放过他的,景琰现在回去他的那个王叔南院大王就会把他视作的眼中钉肉中刺,景琰小时候差一点就被他弄死,景琰回去一定很危险。”

 

晋阳将长苏拥进怀里说着:“小苏别多想娘和你师父一定会想办法救出景琰的。”

 

“师父他老人家也来了。”长苏问。

 

“你的莫邪剑可是你师父传给你的,如今你弄丢了他肯定要帮你拿回来的。”

 

“真是太麻烦了,师父都隐退了还劳烦他出面。”长苏实在是不好意思连师父都惊动了。

 

“我看你师父也是闲的无聊了。”

 

长苏现在觉得心里舒坦些了,娘来了师父也来了他不再是孤单一人。这时候蒙挚大步走进院子看到晋阳后揖礼道:“嫂夫人您来了。”

 

晋阳看着蒙挚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一点都没变,晋阳说着:“小苏在这边打扰了。”

 

“不麻烦贤侄的功夫很有当年林大哥的风范,再过几年只怕这大宋第一高手的名号我就要拱手相让了。”蒙挚对于晋阳那是很尊敬了。

 

“哼,什么功夫高强还不是被人夺去莫邪剑,老夫都不想承认这人是我的徒儿。”一位黑衣白发的老者缓缓走进院子,老者仙风道骨脚步轻盈正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剑术大师慕容笙。

 

长苏看着师父老人家来了激动的上前喊着:“师父您来了。”

 

慕容笙看着长苏冷着张脸说着:“我再不来你都让人欺负到家了,岂不是太丢我的脸。”

 

“现在师父来了就有人为我做主了,师父给我好好把那灰鹞和金九龄削了,他们欺负你唯一的徒儿还把我打伤了。”长苏走到师父身边有些撒娇。

 

慕容笙看着长苏也知道这人说的是玩笑话,但敢伤他慕容笙的徒儿那人也是活腻了。

 

小院里聚集了众多高手,长苏顿时安心了不少不管是辽国也好景琰一把,他们寸土必保景琰也必须是江南梅家的入赘‘男’婿。


评论(11)
热度(31)

© 叫我狐狸君啦! | Powered by LOFTER